電影場次時刻查詢:

2016年07月02日 18:43

是枝裕和曾以為父親不認同 進「按摩店」才發現淚崩事實

▲是枝裕和接受台灣媒體聯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記者林映妤/台北報導

日本名導是枝裕和2日受台北電影節之邀來台接受媒體聯訪,他推出新片《比海還深》再度刻劃拿手的家庭題材,用看似簡單純粹的手法帶出深度的親情,媒體試片後獲得一致好評。這10年間是枝裕和的雙親接連過世,從《橫山家之味》到《比海還深》,可說是分別獻給他的母親跟父親之作。

雖非刻意拍攝家庭題材,但是枝裕和說:「雙親過世後,意識到自己再也不是誰的兒子了,而我也變成了父親,在家庭中的位置有所變動,產生新的價值觀。對於去世的父親,因為自己也變成人父而有新的理解。」善於描寫社會小人物的他表示:「若要想描寫人物剖析,身為人父、人夫、兒子等多元的角色,不用花錢、花時間,從家庭去剖析是最快的。」

其實上一部《橫山家》就是樹木希林跟阿部寬演出母子,這次再邀2人演出,是枝裕和坦言就是喜歡他們之間產生的火花跟默契,「阿部寬是很迷人的演員,但又有脫線跟喜感,他很善於飾演高大健壯但心眼特小的男人。」眼看在場媒體笑翻,他又補充:「不過他還是能演帥哥英雄的,只是我的作品裡沒有英雄,只有無用男。」

▲是枝裕和談《比海還深》相當於獻給父親的作品。(圖/記者張一中攝)

《比海還深》來自鄧麗君《別離的預感》中的歌詞,該片其實就如一開始說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理想中的大人」,媽媽樹木希林就是是枝導演母親的投射,「原就想選一首昭和時代的老歌放進電影裡以及當成片名,而我媽媽年輕時就相親結婚,一生歷經平凡的婚姻生活,但鄧麗君的歌有著轟轟烈烈的愛情,那是我媽媽或那年代的女孩不曾有過、嚮往的體驗,所以想選擇這首歌。」

除了媽媽有著自己無法達成的那一面,是枝裕和自己也非小時候想成為的理想大人,「國小的畢業紀念冊上我寫下想成為棒球選手,但我知道自己是個很安靜的小孩,是不可能成為棒球選手的,媽媽要我當公務員,而我一心只想著不要成為爸爸那樣隨隨便便的大人。」或許是這樣,選角方面他看上了說話很小聲的吉澤太陽作為阿部寬的兒子,「我最喜歡他看得清現實這點,這點很好。」

▲真木陽子那句「我才不想跟你玩人生遊戲呢。」是是枝裕和自認寫出最得意的台詞。(圖/傳影互動提供)

片中許多畫面來自導演本身的家庭記憶,「我父親過世前從沒對我的電影發表任何看法,我以為他不喜歡。直到這次回老家時去我爸常去的按摩店,發現我的報導貼在牆上,老闆才告訴我父親曾欣喜若狂的拿著報紙告訴大家兒子上報了,老闆因此將它貼在牆上,我才知道我的成就他都有看在眼裡。」

《比海還深》在坎城放映時,是枝裕和心想:「這麼樸實的題材在坎城的戲院播放,大家看著樹木希林在戳可爾必思冰的畫面,好感動。」然而許多小動作其實在片中是非常有組織架構的,被阿部寬嫌棄有冰箱味的冰,原來是媽媽等不到家人回來一起吃所以一直冰著;又如阿部寬當掉爸爸的硯台,卻恰好在當鋪被人要簽名索性就使用起硯台,跟父親產生了連結,原本喪志的他越寫越抬頭挺胸。種種安排並非巧合,卻都恰如其分,不張揚、不刻意,卻滲入人心。

▲《比海還深》刻劃出密不可分的親情。(圖/傳影互動提供)

是枝裕和現正在寫下部電影的劇本,預計明年開拍,這次他終於跳脫家庭以生硬的某樁犯罪案為主軸,主打法庭、官司相關。不過何時以台灣為主題?他笑說想拍一部以1940~1945年戰末滿州為背景的電影,「中國、台灣、日本、韓國人都會出現,但場面浩大比較困難。」至於何時最有創作靈感?他竟妙答:「搭飛機或新幹線等交通工具時特有靈感,會希望可以一直搭車都不要到目的地呢!」相當可愛。《比海還深》9月2日上映。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