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次時刻查詢:

2016年09月12日 11:34

鄭秉泓/《大顯神威》:豬哥亮票房神話的瓦解

文/鄭秉泓

今年寒假看完《大尾鱸鰻2》之後,原本打定主意不再看豬哥亮的片了,結果撐了快三個禮拜,還是因好奇心驅使走進了戲院。

豬哥亮這回飾演一個落魄賭徒,他和林美秀飾演的老婆「大摳美」在跑路途中被李李仁飾演的龍董誤認為另一位大師,搖身一變成了專門幫賭徒報明牌的「豬哥仙」。電影並未詳細交待「豬哥仙」如何與安心亞飾演的女鬼晴霞搭上線,總而言之晴霞幫他贏錢,他則為冤死的晴霞伸張正義,晴霞生前正是龍董手上一間早已歇業的夜總會三十年前的當紅台柱。

▲《大顯神威》林美秀、豬哥亮。(圖/牽猴子提供)

從賀歲檔轉戰暑假檔,首度結合神鬼題材,破億吉祥物林美秀、蔡昌憲、素珠阿姨通通來報到,可惜《大顯神威》終究虛晃一招,就跟兩集《大尾鱸鰻》一樣,都是披著餐廳秀魂魄的「假電影」,缺乏電影敘事與剪接邏輯、橋段胡亂批湊、角色有形無神的「假電影」。

當我們開始批評豬哥亮所主演的電影的時候,往往會聽到以下的回應:豬大哥會對情節和表演有諸多干預,導演也能為力,我不免心想,那要不要乾脆化阻力為助力呢?既然觀眾就愛看豬哥亮插科打諢講些沒營養的五四三垃圾話,《大顯神威》這個故事如果讓他擔任說書人,用餐廳秀狀況劇的方式自說自演,一個橋段串連下一個橋段,特別來賓輪番接力上台,而且連外景都不用出了,就隨意做點象徵性的舞台佈景就好,如此打破銀幕和脫口秀、狀況劇界線的全新嘗試,就算無法成為像拉斯馮提爾的《厄夜變奏曲》(Dogville)那樣的經典,好歹也「巧妙辯證」了影像和劇場的本質不是嗎?

以上只是我的胡亂狂想,《大顯神威》當然沒有膽量做出如此挑釁。《大顯神威》的導演和監製面對豬哥亮這尊不容質疑的喜劇泰斗,應當就像是賭徒遇上明牌一樣只能照單全收,他們先是縱容豬哥亮以那萬年不變的表演方式摧毀整個故事,然後再自我催眠沒關係反正觀眾會笑就好,但台灣觀眾這五年來歷經豬哥亮在台上台下的種種自我消費與疲勞轟炸,忍受力難道還沒瀕臨極限嗎?

▲《大顯神威》林美秀、豬哥亮。(圖/牽猴子提供)

《大顯神威》是一部沒頭沒腦的電影,我已經無法確定它和《大尾鱸鰻2》究竟何者才是貨真價實的2016年度最差電影,說它是用《胭脂扣》的故事結構套上《魔宮魅影》的時代風情,還真的太污辱了這兩部電影(即便《魔宮魅影》也沒好到哪裡去)。

這部片除了林美秀,沒有人能夠接豬哥亮的球,因為他的表演自成一格,阿Ken、安心亞、小鬼、莫允雯、和李李仁注定要被吃乾抹淨。於是,沒有人在意晴霞為何找上豬哥仙幫忙,也沒有人關心阿Ken師和龍董後來怎麼了,更沒有人理會克強和雪倫查案的動機和理由,本片除了林美秀以外的所有演員、以及他們在片中所飾演的角色,甚至比所有曾經上過「豬哥亮餐廳秀」的藝人還要虛無飄渺。

《大顯神威》上映將近三週,台北票房累計目前還沒突破新台幣500萬,無論中南部票房衝得多高,也無法改變它是豬哥亮自2011年復出後票房最差作品這個事實。過度迷信豬式魅力,對於劇本結構、角色說服力和其他細節置之不理,《大顯神威》的票房失利是一記警鐘,然而對於台灣電影來說未嘗不是好事一樁,豬哥亮票房神話的瓦解,或許可以成為台灣電影下一階段的起點。

●鄭秉泓
高雄人,大學時念的是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編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及《六個尋找電影的影評人》。目前在大學教電影,在高雄電影節擔任短片策展人,但最愛始終是透過網路自由發表影評。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