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次時刻查詢:

2016年10月06日 11:00

陳栢青/換青春 關於行定勳《紅的告別式》

文/《Mr. Adult 大人先生》作者陳栢青

你一點都不知道我的….

說到底,青春就是一種得不到。是羨慕。是殷殷的眼神在教室在電車上朝誰望。那不見得是愛,只是因為別人有自己沒有的。沒有的太多了,放眼望去都是遺憾,渾身上下掛的都是次等貨兒,早上為了青春痘或是潮溼空氣裡捲起來的頭髮煩惱,小腿比別人粗,臉比別人胖,跑得比別人慢但吃得總比別人多,青春歲月任陽光燦爛,真正的我們卻是石頭下苔癬,騷動著細細碎碎的慾望往向陽處掙抓著。

►看更多2016高雄電影節相關新聞

▲《紅的告別式》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說青春就是一往無悔那種人,要不是騙子,不然就是真的,真的青春,他本身就站在青春的頂峰,諷刺的是,像那樣的人,之於我們嚮往的青春,恰恰是無知無覺的。他不需要慾望別人,他只需要往前,他追求他得不到的,他不知道,他正是別人得不到的。

真想要靠近他。或者,真想要變成他。像那樣的慾望,凝視的瞬間,山翻海湧,水一樣漫近,非等他目光跟著掃過來,這才踩到尾巴似瞬離。終究明白,想變成他,但永遠不會是他。

成長電影的命名再怎麼取,脫離不了「我想念我自己」,可潛台詞其實是無間道那句「我想和你交換」。青春歌曲主旋律總是A-lin的歌「做我自己」,而副歌卻老唱成孫燕姿「可惜不是你」。

▲《紅的告別式》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行定勳電影《紅的告別式》完全懂青春的悖論。拍過《GO!大暴走》的他,要讓「青春電影」做自已多輕易。但就是這樣入行入款,無一不是青春電影的格,才好破格而出。電影裡轉學來的男孩遇見美少年美少女,美少年是天生的明星。男孩作為他最好的朋友,祝福,一點嫉妒,到連自己都不明白,是生自己的氣,還是恨著他,隨著美少年受人注目,男孩終就只能黯然離開,更往黑暗的陰影裡靠。可奇怪的是,有一天,接到美少年來電,男孩滿口不在意,很生氣,委屈的啊,其實一收起電話,不規則繞曲線漫地亂跑,趴得就衝過去了。他又重新看著我了。然後,那個站在光裡頭,被慾望的少年明星開口了,他說:「欸,我們來交換吧。」

►看更多2016高雄電影節相關新聞

▲《紅的告別式》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要怎麼跟大明星交換人生?要拿什麼和耀眼的青春來換?怎麼換?又換到什麼?

電影徹底在作交換。從人物,到顏色、由形式,乃至戲裡戲外──其實電影本身不就是由傑尼斯團體NEWS成員加藤成亮小說改編的嘛?偶像寫偶像圈故事,粉絲窺私探隱,想從裡頭知道偶像的祕密,電影又改編小說,一切都在用某種方式交換彼此──乃至是類型到類型,行定勛完全觸到青春電影的底了,他在電影中段設計了一個機關,漂亮的很,誰都會嚇一跳吧。在這裡講出來就沒意思了。一定要去看,那個衝擊,真的是大人的報復,他知道我們多想換。螢幕前的我徹底感受得到,這是別人的故事,但那拍的,其實就是我自己,就因為深切的明白這是自己,才想變成別人。等變成別人,又開始想念自己。我恨的正是這樣的自己。永遠在追影子踩影子,青春不是那個追影人,也不是那道影子,而是這連串追逐的動作。行定勛多會,就是這樣,一直得不到,才會一直追,沒有答案,就是答案。

電影英文名Pink and Gray。直譯「粉與灰」,不是紅,是粉。不是黑,是灰。沒有去到盡,總是少一點點的,就這點精準。總以為差一步,其實最是到位。

本片於高雄電影節搶先首映。
 

►看更多2016高雄電影節相關新聞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