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次時刻查詢:

2017年03月24日 00:00

韓團台籍練習生揭血淚內幕 合約4禁忌「人間蒸發2年」

▲前韓團台籍練習生蕭傳勳曾是「Crayon Pop」師弟。(圖/記者林世文攝)

記者洪文/專訪

付出2年時間最後落空,你還願意堅持夢想嗎?台灣演員蕭傳勳曾被選上韓團練習生,獨自赴韓訓練2年沒有支薪,合約4項禁忌導致有苦難言,最後發片前無預警解散,「彷彿人間蒸發2年!」他後來回歸老本行演戲重新出發,也把那段期間的遺憾放入近日演出的短片《NEXT》當中,繼續實踐明星的夢想。

原本父母希望蕭傳勳選擇企管,他卻一意孤行選了戲劇,還雙主修舞蹈,一度跟父母鬧翻斷絕金援,決心靠自己打工維生。他個性超好,學長姐都愛找他幫忙戲劇演出,「那段時間白天上課、排戲,晚上去酒吧打工,半夜再排戲!」時間全被填滿,連女朋友都沒時間交,但是他很享受那段時光,也因此獲得很多磨練。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蕭傳勳不僅喜歡表演,還喜歡跳舞以及各種運動。(圖/記者林世文攝)

當兵前,蕭傳勳意外徵選上《軍中樂園》劇組,抱著難得的演出經驗,延兵一年赴金門受訓,沒想到比當兵還苦,「他們請海龍現役軍官來訓練,很多人因為太操中途就離開了!」他在片中是阮經天的同袍,還是少數有台詞的配角,剛開始自作聰明潤飾台詞,破壞導演鈕承澤設定的意境,被罵到狗血淋頭現在都難忘。

《軍中樂園》整整投入一年的時間,蕭傳勳結束後跟阮經天及同袍成為忘年之交,不過沒有因此接到其他演出機會。倒是準備踏入兵役之前,參加南韓經紀公司來台百人海選,幸運被選中台灣代表,成為南韓女團「Crayon Pop」的師弟。他決定延後兵役再賭一把,簽了2年的經紀合約,獨自一人赴韓接受練習生訓練。

▲蕭傳勳赴韓受訓2年期間,公司僅提供吃、住,沒有任何酬勞。(圖/記者林世文攝)

練習生的訓練過程非常辛苦,蕭傳勳透露每天作息非常固定,「早上8點起床,9點吃早餐,10點練唱,12點吃午餐,下午1點練舞,6點吃晚餐,晚上7點考核當天的受訓內容,10點睡覺。」最難的是團員舞步整齊,手低10度就會被老師臭罵「笨蛋」、「你這個混蛋」,所有團員都繃緊神經,不希望成為害群之馬。

一星期練習生上課6天,蕭傳勳只有星期天休假,才有空出門透透氣。平常三餐公司會發放餐券,但是都是到同一家餐廳兌換,不到2年時間早已吃到超膩。即使沒有任何酬勞,他放假還是願意多花點錢買速食漢堡滿足口腹之慾,「我後來其實忍不住了,只好請媽媽寄台灣泡麵過來,實在太想念台灣的食物了!」

團員一共有7位,除了蕭傳勳1人來自台灣,還有南韓籍3位,其餘來自香港、大陸、日本各1位。經紀公司計畫打造他們成為演唱英文歌曲的韓團,起初他們靠著比手畫腳溝通,偶有文化差異的誤會紛爭,還好相處久了逐漸建立革命情感,感情越來越好,「我們把偶像、歌手當成夢想,希望能夠一起實踐夢想!」

合約當中註名不能透露訓練內容、不能合照、不能使用臉書、也不能交女朋友,否則會遭到退團處分。蕭傳勳笑說:「大家都說沒有女朋友,就算有也會說自己單身。」倒是無法使用臉書等社交平台相當痛苦,訓練期間不管開心或是難過都無法跟台灣親友分享,「兩年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朋友都以為他去當兵了。

豈料,蕭傳勳和團員錄好單曲、準備發片之前,經紀公司突然高層調動,「新的老闆認為我們沒有發展潛力,決定就此暫停計畫,不會再繼續培訓我們。」辛苦一年半無預警被迫解散。他形容:「最後半年回到台灣,不過合約還沒到期,無法接其他工作,只能到處借住朋友家,或是半夜睡在誠品書店,心情相當低落。」

▲蕭傳勳回歸演員身份,帶著電影短片《NEXT》重新出發。(圖/記者林世文攝)

服完兵役之後,蕭傳勳決定回歸演員本業重新出發,因緣際會之下又一個人跑到大陸,過著「北漂」的日子。他在北京每天帶著自己的履歷,挨家挨戶向電影公司敲門試鏡,有時初試通過5分鐘之後,馬上就要再進行複試,「來面試的人全是科班出身,都是比我『90後』更年輕的『95後』演員,競爭超級激烈!」

曾以《街舞狂潮》獲得金馬獎的導演蘇哲賢跟蕭傳勳是舊識,去年兩人碰面構思短片《NEXT》的合作契機,故事描述新人在一次次的面試後,透過各種不同角色逐漸實踐了夢想,「導演給我很大的討論空間,我把在北京面試遇到的心路歷程,以及在南韓練習生沒能公開表演的舞步加入,也算是彌補了部分遺憾。」

蕭傳勳走了南韓、大陸兩條嚴峻的路,卻也吸取到不同的養分,付出絕對沒有白費。現在他已跟楊冪、董子健拍攝廣告,還要準備演出鬼怪古裝劇要角,逐漸站穩腳步。面對未來還有更多挑戰,他笑說:「做夢的人,一定不要放棄。」學長姐總說他「少根筋」,或許就是這種個性,不怕吃苦,一路帶著自己接近夢想。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蕭傳勳短片電影《NEXT》預告。(影片取自Youtube,如遭移除請見諒)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