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次時刻查詢:

2017年04月15日 00:10

雅豊斯/故事之外,比電影還精彩的《美女與野獸》

▲重現動畫經典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電影,真人演出卻少了點內心戲,無法激起更多觀眾的共鳴。(Photo by Giri Trisanto/flicker)

時隔26年,迪士尼的動畫電影代表作《美女與野獸》以真人版的方式登上大螢幕,除了找來超高顏值的新生代偶像艾瑪華森飾演女主角貝兒、丹史蒂文斯飾演野獸,以及路克伊凡斯飾演反派加斯頓,更延攬一干實力派演員擔任配角,諸如凱文克萊飾演貝兒的爸爸、伊旺麥奎格飾演燭台盧米亞、伊恩麥克連飾演時鐘葛士華,以及艾瑪湯普遜飾演茶壺太太,可謂近年來童話故事真人版電影中卡司最堅強的一次,並透過精湛的電腦特效,成功營造出一幕幕讓人目不暇給的華麗場景,只可惜是經典重現,驚喜有限

片長129分鐘的真人版電影雖然比動畫版足足長45分鐘,並對貝兒的母親、野獸的家庭狀況,以及城堡何以遺世孤立等細節有所交代,更增加了貝兒與野獸之間的互動,但整體而言也只是把1991年的動畫版原封不動的真人化、實體化而已,編導顯然忽略了觀眾對動畫電影與真人電影有不同的標準與要求,前者可以不切實際、天馬行空、人物扁平到只有善惡或美醜之分;但對於後者,觀眾往往期待看到人物行為貼近現實,就像現實生活中的你和我,從而將自身經驗投射到角色身上,引起共鳴,也期待看到演員有更多的內心戲,演繹出豐富的情感表現、矛盾與掙扎,展現出「圓形人物」的樣貌。

然而在本片中,我們沒有看到野獸的內心世界,也不知道為什麼自詡為知識分子的貝兒竟然會毫無爭辯與反抗,就自願代替父親坐牢?有許多幕理當賺人熱淚的「父女情深」卻無法觸動人心。而貝兒與野獸之間愛情戲的火候還是差了一點,如果能再多加一兩場戲,來個類似「唐伯虎vs對穿腸」或「真心話大冒險」的橋段,展現出兩人的博學機智與相知相惜,或許會更加完美。

相較於同樣是由童話改編而成的真人版電影白雪公主之《魔鏡,魔鏡》與睡美人之《黑魔女:沉睡魔咒》,皆以人物性格重塑或敘事視角轉換的手法重新詮釋經典名著,此番美女與野獸之《美女與野獸》可說是懷舊有餘,創新不足

撇開電影不談,其實《美女與野獸》這個故事本身就有許多值得探索的部分,尤其是它背後所象徵的意義更是寓意深重,很值得分析。

貝兒的覺醒
以榮格分析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美女與野獸》的重點在於女性的啟蒙,即女性於其生命歷程中逐漸覺悟所產生的自我認同。幼年喪母而與父親相依為命的貝兒,代表一位在精神上與情感上陷於父親情緒束縛的女性。而她別無所求,只想要一朵玫瑰做禮物,則表現出她內心的善良,但她的潛意識卻希望自己能被拯救,從一段迫使她過於道德且不切實際的情感中獲得解放。因此「愛野獸」這件事情讓她覺醒,讓她察覺到隱藏在虛假而不完美的野獸外觀下,那真實而完美的人類愛情,並使她終於能突破壓抑、欣然接受自己原始意願中對於男性的愛欲、認同自己天生的女人形象以及對男人的真實反應,並讓自己的精神與自然反應獲得一致性的整合及對應。(榮格學派認為,由於對亂倫的恐懼,使得貝兒必須壓抑自己對所有男性的愛欲,包含她的父親在內。)

▲艾瑪華森把充滿好奇心且勇敢掌握自己命運的貝兒詮釋的淋漓盡致。(Photo by Giri Trisanto/flicker)

野獸與阿尼瑪斯
野獸這個角色象徵著貝兒心中的「阿尼瑪斯(animus)」,阿尼瑪斯是女人內在的男人,其潛意識的陽性化身,是一個女人受到父親(或其他男性家族成員、男老師等)影響下的產物,從而一個外表溫柔可人的女孩,她的內心卻可能懷有「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豪邁與剛強。阿尼瑪斯會使女人的言行與其真實想法及情感相悖反、脫離現實生活,尤其是遠離所有男人的接觸與誘惑

然而阿尼瑪斯並不是只有負面的特質,也有正面的部分,它還能搭建起女人通向本我的橋梁。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賽姬與邱比特一樣,女人必須對另一半盲目信任與愛戀,不准探問丈夫的身世,或只能在黑暗中相會,偏偏女人總是會忍不住好奇心,就像貝兒會偷跑去禁地西廂房,或者像賽姬會偷點蠟燭看邱比特一樣,導致自己必須經過一番考驗,才能重新獲得原有的愛情。而這一段漫長的煎熬與奮鬥,意味著一個女人與其阿尼瑪斯之間的角力,唯有當她能充分認識自己的阿尼瑪斯,且不容許自己受到它的支配與附身時,它將賦予女人許多有益的積極特質,諸如創新、勇敢、客觀和精神智慧。

掌握自己的命運
《美女與野獸》的女主角艾瑪華森曾在受訪時提到,貝兒這個角色充滿著好奇心、富有熱情又開朗,十分符合自己心目中的女性形象:「其實貝兒也在用另一種方式突破生活現狀,我覺得這十分鼓舞人心;而且她也能擇善固執,並保有自己獨特的觀點,不容易被他人所影響,不會因恐懼而動搖心智」、「她不是個被動的角色,而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有人說,每個女孩的心中都住著一位迪士尼公主,但身為一位女性主義者的艾瑪華森,必然是看到了這個故事中更深層的一面,才會同意接演,並進行嚴格的馬術及歌舞訓練。或許貝兒這個角色無法讓她抱回一座奧斯卡小金人(她因接演本片而婉拒演出La La Land的蜜亞一角),但這就是她的選擇、她的命運,也是她的自我認同,因此我認為艾瑪華森確實是貝兒的不二人選,無論在戲裡或戲外,她都充分展現出貝兒的意義與價值,正如同艾瑪史東在奧斯卡後台受訪時所說的:「她就是貝兒!」

好文推薦

雅豊斯/「有感」司改 這樣改就對了!

雅豊斯/老男人的司改,點解?

雅豊斯/那些在好萊塢追夢的女孩們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雅豊斯,小女子也,無長無才,故號多德。好幻想,嗜善食,研人所不究之事,偶有心得,不亦樂乎。職業是律師,志業是作家,兼差是說書,首部長篇小說《律政女王:魔鬼圓舞曲》現正連載中。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