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13:30

影評/在嘻鬧中死去的青春《衝吧!我的龐克青春》

▲▼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文 / 橘貓

青春總是狂躁,狂躁底下流露不安。日本新銳導演廣原曉的作品《衝吧!我的龐克青春》,由三名日本新生代男星中村蒼、矢本悠馬、太賀主演,日本影壇近年最閃亮的新星染谷將太也在故事中詮釋關鍵角色。主題是青春結束前的樂章,《衝吧!我的龐克青春》用公路冒險的形式帶領三個主角走上畢業前的最後旅行,90分鐘的片長短小精悍,與日本商業電影常見的溫潤節奏不同,本片步調加快、一路向前,還沒來得及認識就要告別,似乎一如我們對青春的想像。

▲▼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公路電影的規律,在旅途中總是充滿療癒能量。《衝吧!我的龐克青春》描述三個死黨在畢業典禮前夕,決定開著老爸買的新車隨意旅行,旅行途中碰見的人、事、物姑且不談,他們還有一個與朋友的約定,是要在畢業典禮當天一起在學校進行突襲式的樂團演奏。能否準時赴約成為電影中的懸念,而過程則覆滿公路電影常見的打鬧嬉戲。
90分鐘的片長相當精簡,三個主角各自的時間分配也相對有限,而「留守」在學校等候三人歸來的第四個朋友──染古將太飾演的中田──則始終保持著一種無法辨清心態的無語。《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在這裡抓住了青春故事的迷人特質,動態的「旅行」與靜態的「等待」同時發生,在故事進行的當下,觀眾們的投入感受彷彿也會在兩者之間移轉:我們不盡然全是故事中的主角。

▲▼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也因為如此,但電影聚焦在無關緊要的瑣事時,反而更能顯現戲劇魅力。因為故事在這個時刻顯現出學生生活中無意義的特質,在結束學生生涯的倒數計時中,過一天算一天才是常態,消極地不接受青春會結束的事實,在進入「大人生活」前不斷掙扎,這些看似擺爛的無聊瑣事,反倒成為這段故事中最積極、頑強的核心。也是在這個前提底下,當主角喃喃地說「真感傷啊,快結束了」的時候,我們能在裡頭看見公路電影的不安與救贖。

於是,「身不在場」的第四人,也就是中田同學,在電影中的爆發力極具關鍵。很玄妙的特質在此,染古將太在電影中出現的時間約只有五分鐘,但他在電影進入結局時的演唱卻耀眼地讓人無法忽視。充滿無奈、憤怒、憂傷,彷若時間就正從他握緊電吉他的手中流逝,而幾近嘶吼的演唱成為讓時間定格的唯一方式。用極短的時間掌握了電影中最精華的片刻,這個安排不僅顯現出廣源曉在調度上的大膽,也給予足夠的舞台,讓染古將太證明自己能藉由一場戲掌控電影的主軸。

▲▼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正因如此,《衝吧!我的龐克青春》是一部值得在大銀幕觀賞的作品。電影中的笑料或許較像是青春生活中打鬧的陪襯,而面對時間經過的無能為力,還有在偶然定格特寫中流露的成長哀傷與青春鄉愁,卻為電影本身定調,勾勒出強大的情緒能量。電影最後一顆鏡頭,以具詩意的橫搖,揭露「青春結束」的死亡與新生,配合狂躁又哀傷的片尾曲,或能創造出一個讓人「在嘻鬧中流淚」的情境──正如我們的想像,青春總是狂躁,狂躁底下又流露不安。

▲▼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衝吧!我的龐克青春》將於2017年高雄電影節放映,導演廣原曉、演員太賀、矢本悠馬與中村蒼將出席映後座談。

●作者:橘貓
本名蔡曉松,1995年生。從事電影相關文字工作,撰寫部落格「橘貓【Orange Cat】」。持續藉由各式各樣的書寫方式,尋找自己與電影之間的連結。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