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13:30

殺人魔哪有這麼帥 《殺人者的記憶法》大勢男星決勝場!

作者/friDay影音

本週院線全力開催大勢男星的決勝場,從眼神到髮梢都100%全心投入!改編自金英夏同名暢銷懸疑驚悚小說的《殺人者的記憶法》(Memoirs of a Murderer),在韓至今已累積超過250萬觀影人次、票房突破5.4億台幣,勇奪韓國雙週票房冠軍,本週蓄勢待發延燒台北院線!

 《殺人者的記憶法》海報。(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於10月20日在台上映。(圖/friDay影音提供)

患有阿茲海默症的退休連環殺手炳洙(薛耿求飾),記憶正一點一滴地流逝,早已金盆洗手的他雖與最愛的女兒恩希過著平凡的生活,但他仍然每天提心吊膽,擔心那不為人知的過去是否會突然找上門。附近的城鎮忽然爆發了連續殺人命案,炳洙不禁開始擔心,這是否是自己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所犯下的案件。

某日,當他巧遇女兒的男友泰柱(金南佶飾),殺人犯的直覺告訴他泰柱是名殺人魔,在炳洙向警方報案後,卻發現泰柱其實是名警察。堅信自己的殺人魔第六感的炳洙想盡辦法,尋找證據證明泰柱就是犯下可怕罪行的變態殺手,此舉引起泰柱對炳洙的好奇心,讓他與恩希成為了下個行兇目標。炳洙用盡全力想保護女兒,擬定反制泰柱的殺人計畫,但自己的記憶卻一天一天逐漸消失…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曾於2014年以《諜影殺機》榮登動作片票房冠軍導演的元信延,本次將鏡頭從亡命特務以一擋百的復仇之旅轉移到兩代連續殺人魔的對抗角力上,燒腦揪心的本質緊抓著觀眾的眼球與心跳。
「我的腦可能不記得,殺人的手卻還很熟悉!」

信奉著「能讓電影變得真實的只有演員」信條的元信延,本次欽點曾獲得青龍、大鐘、百想影帝的薛耿求(《希望:為愛重生》、《不汗黨》)出任第一男主角,這個因罹患阿茲海默症與血管性失智症的退休殺手,卻得為了保護愛女而勉力執行生平中最重要殺人計劃的極限角色,讓素有「演技狂人」暱稱的薛耿求再度站上個人演技生涯的至高點!

演員字典中從沒有「將就」兩個字的他,在面對「漸漸失去記憶」的絕佳考驗時決心不使用特殊化妝,而是靠自我瘦身12公斤為主、服裝與演技為輔來呈現「自然衰老10歲」的過程。他在嚴格執行每日清晨跳繩2小時、完全不吃碳水化合物下長達半年,瘦到連手指都瘦了,簡直是用生命意志力在支撐身體工作。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薛耿求談及幕後辛酸時,分享道:「因為拍攝時吃得很少,有一天拍了淋雨戲,又累又餓。下戲後搭車回家,經紀人為了閃車而踩煞車,我手上食物也跟著掉地上,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因為本能破口大罵,之後我又把東西撿起來弄乾淨繼續吃。」由此可見,「演技狂人」不惜將自己逼到牆角來成就電影的敬業精神,著實令人感佩。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而最近在電視劇《名不虛傳》中飾演古代針灸名醫許任而當紅的金南佶,則在片中飾演亦正亦邪的男二一角,演繹出「既像殺人魔,又不像殺人魔」奇異風采。為了讓兩代連續殺人魔纏鬥角力的氛圍成立,導演將《黑暗騎士》的小丑海報送給金南佶作為禮物,期許他演得像是一個「不化妝的小丑,每在一個眼神中就充滿各種情感」。為此金南佶刻意增重14公斤以增加肌肉量,讓身體和石頭一樣結實,使薛耿求與金南佶進行搏鬥戲時備感壓迫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殺人者的記憶法》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在導演悉心營造下,兩位角色不僅在外表起了極大變化,兩位心中所埋藏的家庭暴力芒刺恐怕更是苦澀難耐,竟成了一種對立與傳承的奇妙緣分,讓觀眾在看見兩代變態殺人魔的心理測寫之餘,對善惡與救贖的認知產生更深一層的看法。想抽絲剝繭一窺殘酷歲月風霜所促成的犯罪電影,《殺人者的記憶法》為本週首選,值得跟隨!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