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不會說話的牠們發聲!導演工作室遭浪浪「入侵」最後變貓奴

記者林映妤/專訪

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軟軟的粉色肉球「啪」地一聲,打在工作室的鍵盤上,讓正在工作中的動畫導演邱立偉哭笑不得。這2、30隻貓貓「入侵」studio2動畫工作室好幾年了,一剛開始還覺得煩,後來漸漸地觀察牠們、好奇牠們,一直到投降愛上牠們,這些流浪貓竟成為《小猫巴克里》的創作來源。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邱立偉笑說:「像我們公司的『膽小鬼』,有一天我在別的街角發現有人叫牠不同名字,突然間我就覺得貓很神祕!牠們或許有個秘密組織,是我們不知道的世界。」42歲的他談起這些貓貓狗狗,像個孩子眼睛笑成一條線,有些人就是跟動物特別投緣,邱立偉或許就是這類人,因為他跟動物的緣分早在他6歲時就開始。

「我是單親家庭,都是一個人成長,我家絕對稱不上富裕,要常常打工,那時家裡有一隻狗在等,感覺就不一樣。」第一隻養的狗叫小白,算是他的弟弟,養了2、3年卻突然消失;後來家裡也陸陸續續養了狗,有一次狗又搞消失,媽媽太傷心便養了新狗,沒想到舊狗跑回家,結果2隻狗互相爭寵,爭呀爭的過了10年也有感情,一隻先走了之後,另一隻鬱鬱寡歡,隔一個月也過世。

動物就是如此單純,也是跟人類最不同的地方。念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的邱立偉便將此生兩項最愛-動畫跟動物做結合,打造《小猫巴克里》的IP。其實在他製作第一部動畫《小太陽》之前早就在腦海中勾勒出小猫巴克里的形象,後來如願做了影集,到搬上大銀幕,邱立偉笑說:「算是交出階段性成品。」

▲▼專訪《小貓巴克里》導演邱立偉。(圖/記者周宸亘攝)

▲▼邱立偉喜愛動畫跟動物,創造出童心滿滿的巴克里。(圖/記者周宸亘攝/牽猴子提供)

▲▼《小猫巴克里》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他的上一部動畫《觀測站少年》探討全球變遷,《小猫巴克里》則是人類跟動物的相處,有沒有發覺什麼相似之處?邱立偉說:「我想要做一些對方沒有辦法自己辯駁、發聲的東西。環境不會說話、動物也沒有投票權,牠們沒什麼影響力,人會吵、會影響政策,但動物不會,也沒有辦法。」聽完竟一陣感動。

「因為人類很愛恐嚇啊!你考試考不好腿就打斷;不跟我貿易就發射核武!喜歡用恐嚇來取得恐怖平衡,人類跟動物就差在這裡吧。」所以說《小猫巴克里》裡,人類之於動物沒什麼正面評價,而且非常弱勢,不是體力沒牠們好就是跑不快也不會飛,導演講完露出狡詰一笑,像是要替動物們對邪惡人類做的小小報復。

《小猫巴克里》描述人類男孩「魚嘟」失去雙親、誤闖動物世界,卻意外在那發現邪惡的人類企圖控制動物,也因此了解到人與動物在交流情感時其實一點都沒有不同。為何從小到大養了狗,動畫主角卻是貓?邱立偉竟說:「狗太好懂了!喜怒都表現出來,太單純;貓就很神祕,跌倒了還會假裝原本就要躺下來,我覺得很有趣。」現在除了公司的浪浪們,他跟太太家中也養了4隻貓,正式加入「鏟屎官」行列。

《巴克里》除了探討人跟動物,電影的時空背景也很特殊,幾乎整座動物城市都以台南為藍本,西市場、神農街、安平港、台南合同廳舍、四維地下道,全都包羅在動畫中,說服觀眾這是個可信的城市。邱立偉本身就是道地台南人,studio2動畫工作室也設在台南,「常常從國外或從台北回台南的時候,覺得夜晚的台南很不一樣,有一陣子我在研究平行宇宙,我覺得夜晚的台南就像是另外一個宇宙,有時想,晚上會不會其實是動物統治的城市?」

▲▼《小猫巴克里》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小猫巴克里》隨處可見台南風景。(圖/牽猴子提供)

▲▼《小猫巴克里》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台南的陽光充足、色彩飽和,這些因素也間接影響了《巴克里》的風格,而且帶有濃濃「台味」。台灣味是什麼?想到動畫,腦中浮現的不是美國迪士尼,就是日本動漫,邱立偉成立studio2的12年裡一直在找尋什麼叫做「台灣味」,台灣動畫發展前期一直處於代工狀態,缺乏原創。不甘只做服務業,studio2決心要把動畫當作「產品」外銷,也因此要做出台灣動畫,他們經常是一頭霧水加上疑惑,「有時不小心,又畫成米老鼠了!」

追求的過程中總是這樣,民族美學也沒有誰比誰較好,但台灣動畫師總希望我們能有文化認同,否則台灣的根只會越來越淺。像是有一次他去法國版權交易展,一位印度人走過來說:「你們片子不錯,我們可以合作,免費幫你做兩集,我們那有1500個動畫師!」此話一出讓邱立偉嚇了一跳,心想,我們真的不要再做服務業了,有像印度那麼多代工,台灣要來比,工資只會越壓越低。

▲▼專訪《小貓巴克里》導演邱立偉。(圖/記者周宸亘攝)

▲邱立偉認為台灣動畫應該要走原創而非只有技術。(圖/記者周宸亘攝)

所以studio2要走新創團隊的概念,產品推出後有分紅,才能把人才留住,而非價廉物美。儘管開創時只有2個人,中間還一度因為發不出薪水把設備全拿上奇摩拍賣籌錢,但動畫不能只做技術,也要故事,熬過最黑暗的時期,才能把台灣特色行銷至海外。

《小猫巴克里》電影目前已在台灣、大陸上映,接下來2月會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曝光,就連西班牙、德國都提出了版權要求,希望可愛的巴克里能攫取全球的關注目光。雖然電影還是以人類「魚嘟」為主角,但2月會有《小猫巴克里》的VR影集,共25集,全以巴克里為中心,並在HTC平台上架。

邱立偉講到台灣動畫的發展,褪去了童心,問他什麼星座?他頂著和藹的外貌下竟說自己是獅子座,果然立刻感受到獅子座的霸氣跟企圖心。我說,你該不會在工作時超級嚴格吧?他又幽默地說:「可能喔!我今天出來受訪,同事們應該都鬆了一口氣!」不過想到這隻獅子甘心成為貓奴臣服於牠們的肉球之下,又可愛到令人會心一笑。

▼studio2工作室被各種貓貓「入侵」。(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小猫巴克里》導演邱立偉旗下studio2工作室的貓貓。(圖/邱立偉提供)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today看電影』就對了!

關鍵字: 小猫巴克里邱立偉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