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功堂主/超經典!《阿飛正傳》再現大銀幕:請用時間來掛念我

▲《阿飛正傳》重映版海報。(圖/華映提供)

●香功堂主/熱愛電影的部落客,經營「香功堂」部落格與臉書粉專

我來晚了,錯過了西門國賓大廳,只剩長春國賓小廳;儘管如此,看見旭仔、蘇麗珍、咪咪、養母、超仔、歪仔等人身影,仍是動容與難忘。

都說《范保德》有著王家衛氣息。《阿飛正傳》片末,超仔(劉德華)試探性地問旭仔(張國榮)是否記得1960年4月16日下午三點他在幹嘛?旭仔立刻明白超仔認識了蘇麗珍(張曼玉),他對超仔說,如果再見到蘇麗珍,別告訴她自己還記得她;旭仔看似對所有人無情,卻又在生命最後一刻洩漏他的溫柔,這樣的心情不正似范保德臨死前留給兒子那番故做無情的遺言,用無情保護他對他(父親對兒子)的深情。

「他有沒有因為我而記得那一分鐘,我不知道,但我一直記得這個人。」蘇麗珍。

王家衛導演的愛情很重視兩件事,一是時間,一是掛念;《東邪西毒》用一罈酒測試你是否還記得我;《重慶森林》用一張潮溼的登機證說明我未曾遺忘你;而在《阿飛正傳》裡,旭仔用一分鐘用美貌用冷漠與無情與傷害,讓身邊每一個女人都把他牢牢記在心裡;那或許是種補償心態,當年被生母拋棄,致使遭受遺棄的焦慮深深刻印在旭仔的血液中;《阿飛正傳》片中出現大量的時鐘畫面,滴答滴答的聲響,提醒著生命正在一點一滴地消逝,訴說著愛情的短暫與難以長久;時間的長短,亦是仗量愛恨濃稠度的工具,越愛越恨,記憶越深,糾纏彼此的時間越長。

甘願被愛綁架的人都傻吧。養母擔心旭仔會遺忘她,遲遲不敢跟旭仔吐露他的生母資料;旭仔飛去菲律賓想見母親一面,對方選擇避不見面,他只能負氣離去,堅持不回望母親居住的豪宅(以為這樣可以傷害生母,可以讓自己心裡的痛稍稍減輕一些);歪仔賣了旭仔送給他的車子,只為成全咪咪想飛去菲律賓找旭仔的心願;咪咪在旭仔離去後,跑去跟蘇麗珍對質,只為證明:「他(旭仔)愛我比愛妳(蘇麗珍)更多一些。」;至於超仔,每巡邏到他與蘇麗珍最後一次見面的電話亭就會多停留個幾分鐘,只想知道她(蘇麗珍)會不會打電話給自己。

「不結婚不要緊,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蘇麗珍。

「妳為什麼要遷就我?妳遷就我一時,遷就不了我一輩子,妳和我在一起是不會快樂的。」旭仔。

《阿飛正傳》裡的每一段愛情總是不均等(愛情親情皆是如此),一方愛的多一些一方愛的太少一些,不平衡的愛,久而久之便會歪斜便會崩垮;養母失去了旭仔,旭仔失去了母親,咪咪和蘇麗珍失去了旭仔,超仔失去了蘇麗珍,歪仔失去了咪咪......,找到對的人來愛,原來好難。

這次重看《阿飛正傳》,覺得蘇麗珍和咪咪,剛好是白玫瑰與紅玫瑰,一個受到傷害會逃會躲會想要顧及尊嚴,一個受到傷害會耍賴會霸佔會緊抓著不放;不管是白玫瑰或紅玫瑰,她們都沒能留住心愛的人,光有愛,其實是不夠的,至少對旭仔是不夠的;《阿飛正傳》裡的氣候很兩極,要不燥熱的讓人身軀直冒汗,要不下著傾盆大雨,熱天與豪雨,書寫的都是人的心情,火熱的愛,哀痛的淚水,書寫的也是愛情的起始與結束,炙烈的凝視,冷漠的背影。

很喜歡蘇麗珍與咪咪片末那場對手戲,仍在療傷的人,說起話來格外咄咄逼人,走過情傷的人,語氣中其實是帶有點感同身受的憐憫的。

「其實我不該來,我不應該給妳一個痛快的機會。不過我始終認為他多愛我一點,無論如何他也是因為我而拋棄妳的。」咪咪。

「這些事早些知道總比遲些知道好,現在哭的是妳而不是我,我很久以前已經復原了。」蘇麗珍。最後,如果只看過《阿飛正傳》而從未走過香港,會以為香港的男男女女都是帥與靚吧。

 熱門文章》
►別辜負年輕人的幹勁! 否則台灣永遠「又老又窮」
►請政治爭鬥遠離「能源戰場」
►觀塘案過關 身為環評委員的「痛」
►放台灣自由 給年輕人出路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香功堂」部落格,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