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超進化/建中時期就是怪胎!聞天祥「獨厚」孤獨青少年

記者林映妤/專訪

「我很小就開始寫文章,那時我老是想像有人在看,所以沒有強大的孤單感。我們班上本來就有很多怪胎會做很多奇怪的事,每個人都有特別的地方,可以提供給同學新知。我早出道也是因為被鼓勵,比方說我的週記寫我看的電影,導師也沒指責我,反而公開表揚,這對我人生、工作、行事上的冒險是有影響的。」

►更多【第55屆金馬獎】相關新聞

或許因為從17歲的青少年時期開始筆耕不輟受到鼓舞,48歲的聞天祥任職金馬執委會執行長10年期間,也熱衷於跟著前主席張艾嘉推行「青少年觀察團」,讓許多跟他一樣早慧的青少年有更多管道可以親近電影。

▲▼金馬專訪: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圖/記者李毓康攝)

▲▼聞天祥自己就是早慧少年,特別熱衷培育青少年看電影。(圖/記者李毓康攝)

▲▼金馬專訪: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圖/記者李毓康攝)

青少年觀察團

張艾嘉2014年接下金馬執委會主席一職,2015年前往坎城參賽,發現坎城不只服務專業電影人、媒體及片商,有些場次竟然還會特地安排青少年觀看,這讓一向認真耕耘青少年藝術教育的她,動腦筋要在金馬影展對青少年做影像教育。

多提出一個企劃就得花錢,金馬沒經費,便省吃儉用把舊辦公室變試片間,金馬評審看片的地方,成了青少年電影教育基地,「我們徵召強烈愛好電影的青年,15~18歲,是張姊提出的年齡層,因為大學生主動去尋找資源的能力、機會太多了,不需要特別照顧他們,反而是青少年特別需要,而且金馬拿出招牌還可以減少老師、家長的疑慮。」

這些孩子像金馬挖到的寶,聞天祥笑說:「印象最深刻第一屆會面時,我在旁邊聽到很震撼,因為每一個青少年都很像聶隱娘,很孤獨、很特別、很早慧。他們喜歡的電影型態已經很像大學生喜愛的東西了,看默片、黑白電影,也寫影評,但他們很難在同儕裡找到知音,所以覺得很孤獨。」

直到「青少年觀察團」把這20幾個年齡相仿的青少年湊在一起,孩子們才發現原來「我不孤獨」,他們能變成朋友一起看電影、討論電影,甚至一起寫文經營部落格,做許多影評人做的事,而且可能做得更出色,「有的人後來加入電影圈、自己跑去國外參加影展,對我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

看著他們,聞天祥也想到自己讀建中時期也是個怪咖,「我高中就看金馬影展,在那時候是很怪異的!放學4點多就去,很多叔叔阿姨、哥哥姊姊會驚訝說,這麼小就在看影展,然後把很多票送我,哈哈哈,那時賺到很多免費電影票。」

建中班上高手雲集,教室後的布告欄經常貼滿大家推薦的電影、書籍、表演和美食,「很多同儕會在布告欄留下相關問題,我不知道的就負責去圖書館查答案,替他們解答我反而有種被認同的感覺,因為我整天都忙著去滿足想看我週記的導師,跟那群提出奇怪問題的同學。」

看到金馬的「青年觀察團」,聞天祥就好像找回到青少年時期的幸福感,「那種幸福是因為遇到知音,所以我們持續做這件事其實很有意義,他們會發現自己很特別,他們真的不怪!」

▲▼《八月》媒體餐敘-導演張大磊。(圖/記者黃克翔攝)

▲▼《八月》導演張大磊特別感謝金馬影展的亞洲電影觀察團。(圖/記者黃克翔攝/前景提供)

▲《八月》劇照。(圖/前景娛樂提供)

亞洲電影觀察團

聞天祥又笑說:「這樣好像獨厚青少年、歧視成年人一樣。其實金馬也有『亞洲電影觀察團』,我們邀請許多影展的會外獎-亞洲電影聯盟奈派克獎(NETPAC;Network for Promotion of Asian Cinema)入選者來,不只放映他們的片,還會讓觀察團的成員跟他們交流、訪問。」

特別的是,「亞洲電影觀察團」成員規定要18歲以上,因為金馬無法保證奈派克獎入圍電影都不是限制級,所以說這也是一個「獨厚」成年人的團體。

成員們能跟入圍奈派克的導演茶敘、貼近、交換意見,進而產出更多真誠的文字,「不用吹捧,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反正可以去影響更多人關注、喜歡電影就好。」

別以為亞洲電影觀察團很業餘,其實還是個金馬風向球。2016年大陸導演張大磊的《八月》就是先得到亞洲電影觀察團的推薦獎,才接連獲得國際影評人協會費比西獎以及最後的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大獎!

派對上每個觀察團成員都對張大磊表達熱愛《八月》的真心,張大磊深受感動,後來電影海報一出,上頭除了印著大大的「金馬獎最佳影片」、「最佳新演員」,再來不是費比西獎,而是會外獎-亞洲電影觀察團獎!聞天祥開心看著金馬默默促成影人與影痴的美好互動,「這些事情的推動,產生了很細微、綿密的文化影響力吧!」

《我不是潘金蓮》劇照。(圖/龍祥提供)

▲▼《我不是潘金蓮》、《山河故人》等陸片也曾獲觀眾票選獎。(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山河故人。(金馬執委會)

觀眾票選獎

歷史悠久的金馬獎觀眾票選獎從90年代就開始,今年已第26年,「這個獎的觀點是很有意思的,因為規定嚴謹,並非一般影展觀眾看完就撕票給分數,我們希望擔任觀眾票選獎的評審嚴肅看待,要看完所有入圍的最佳影片才能投,一旦錯過這場,下面都不能繼續看,也失去投票資格,哇!整個報到率、完成率超高!」

以前的觀眾票選獎都靠獎品吸引觀眾入場、投票,後來聞天祥發現,現在光是一張「評審證」就能吸引人,「其實這才是對的,不是為了獎品,而是身為評審的榮譽感。你一定是非常關注華人電影,想成為其中一個觀察員、表達意見而來。」

不要覺得該獎是由台灣北、中、南觀眾票選,所以選出來就一定是台灣片,聞天祥笑說:「並沒有喔!當他們看完全部要投票時,那個時刻是非常有意思、很可愛的,很多人沒有狹隘或自我保護的偏見,你看去年是《血觀音》、前年是《我不是潘金蓮》、大前年是《山河故人》。」

▲▼金馬影展紅毯之夜《誰先愛上他的》             。(圖/記者周書羽攝)

▲金馬舉辦紅毯之夜,希望每組最佳劇情長片入圍者都能被榮耀。圖為主席李安與今年入圍者《誰先愛上他的》劇組。(圖/記者周書羽攝)

紅毯之夜

電影競賽是殘酷的,即便入圍,頒獎典禮當天也只能有一組人上台領取最大獎最佳劇情片獎。就是知道每組入圍者都努力闖到最後一關了,不上台真的好可惜,金馬也在2015年第52屆首創「紅毯之夜」,典禮前入圍劇組齊聚走上紅毯,讓他們可以「被榮耀」。

為了紅毯之夜所有金馬人員勢必會增加工作量,中國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地的影人能不能事先抵達台灣也是一大問題,「我不可能事先邀好,因為要10月1日入圍名單公布才知道誰入圍,而且一定要是『入圍片』才能來,不是贊助就能上台。」

預算不停增高,事情的繁雜跟細緻度當然也提升,「政府補助有限,我們也要有自籌能力,影展票房、金馬獎轉播收視都是,這個獎的公信力、凝聚力越強大、越多人認同,得到的資源會更多。因為我們不接受任何電影公司贊助,少了這部分收益,所以要找其他地方。」

▲▼第54屆金馬獎-張艾嘉,田壯壯,《相愛相親》(圖/攝影中心)

▲張艾嘉任職主席期間,推行影人攜伴參加盛會。(圖/攝影中心)

入圍影人攜伴

首創「紅毯之夜」的2015年,張艾嘉也邀請入圍影人攜伴參加典禮,「張姊說,做電影人的伴侶、家人、小孩是最辛苦的,整天在外都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所以要帶他們去,讓他們了解,我的家人到底在電影圈忙些什麼?為什麼他(她)會被全場歡呼?為什麼大家對他們展露出尊敬?這都是細節。」

家人陪同出席,對入圍者來說是幸運符也是定心丸,當他在紅毯及舞台上接受眾人喝采,家人能第一時間看著親人上台享受榮耀、狂喜含淚,這對電影人來說,是我的努力被看見,被最愛的人看見了。

10年來搞了這麼多活動,無非是增加人事成本跟經費,但幹嘛耗時、耗錢、消耗精神?其實就是一份看重電影人的心意,金馬是榮譽,不是消費電影人的活動,聞天祥笑彎了眼睛:「每次看到這些影人受到應有的肯定跟盛讚,內心就會升起一種怪異的樂趣,奇怪,明明就跟你無關,但就是覺得哎!好高興,因為你喜歡那部電影嘛,或是,你喜歡電影嘛!」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17 friDay影音線上獨家全程直播,預約收看:https://bit.ly/2OnEbM2,也將於ETtoday App全程同步轉播!

►10月12日起,每週五晚間9點《ETtoday新聞雲》App首播、《ETtoday星光雲》FB粉專首映,11點「聲林之王-生存週記」。

►「聲林之王-生存週記」獨家內容,只在《ETtoday新聞雲》App播出

►►下載ETtoday新聞雲App,掌握《聲林之王》最新訊息◄◄

●聲林之王官網入口,最新消息都在這:https://junglevoice.ettoday.net/
●想和蕭敬騰、林宥嘉一起錄影?加入官方「聲林之王」社團卡位:
https://goo.gl/dWj4E2

聲林之王視覺圖。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