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徐若瑄:你看到徐若瑄,我就重演! 自虐式「魔進魔出」癱瘓2天

記者洪文/專訪

「我跟導演說,幫我注意這一點,如果你看到徐若瑄,你就告訴我,我就重來,因為我在演黃雅惠,我不希望臉上有一條肌肉是徐若瑄慣性用的肌肉。」

徐若瑄自從2014年演出《寒蟬效應》之後,4年才讓粉絲等到新的電影作品《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她坦言,去年先接到了《紅衣小女孩2》邀約,但是拒絕了,「因為離不開小孩,孩子還太小,不太會講話,媽媽直接在身邊,可以給他感受到溫度,也是直接的安全感。」

▲▼《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導演莊絢維,徐若瑄專訪。徐若瑄(圖/記者季相儒攝)

▲徐若瑄睽違4年,總算讓粉絲等到新的電影作品。(圖/記者季相儒攝)

在兒子Dalton出生到3歲的日子裡,徐若瑄暫時放下演戲的工作,專注學習做一個好媽媽,「每一天、每一個階段都有很多事情要學,沒有時間做別的事情,拍拍廣告就差不多了。」但她還是忍不住每天關注表演新聞、表演作品,「我的表演慾早已經堆到很滿了,真的很想要表演。」

沒想到第3集再找上門,這時徐若瑄兒子Dalton很會說話了,懂得媽媽要去工作以及為何要去工作,也能靠電話解決安全感的問題,再加上這次深山戲少,不容易把山上不好的磁場帶回家。她認為緣份到了,一口答應,「整個時間點、各方面條件衡量起來比較合適,我才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

▲▼《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導演莊絢維,徐若瑄專訪。徐若瑄(圖/記者季相儒攝)

▲徐若瑄因兒子太小拒絕《紅衣2》,等到兒子長大之後,一口答應《人面魚》演出。(圖/記者季相儒攝)

《人面魚》是導演莊絢維的長片處女作,徐若瑄不諱言:「接演之前當然會緊張。」後來她找出導演執導過的短片《濁流》,很欣賞他的影像處理,具備恐怖片的影像技術與美感,再加上兩人開拍前一起表演訓練,培養出很多默契,也發現導演在人性那一塊呈現是有料的。

早在表演訓練開始,徐若瑄便和導演莊絢維用量化方式60%、80%或是100%,來討論黃雅惠這個角色在每一場戲著魔幾分,「不同程度我的肢體上會有些許不同,眼神著魔的程度、全身姿體的狀態也不同,我會爬好幾個版本給他看,至少10幾個版本,看導演想要黃雅惠幾分,我就演哪一種。」

▲▼《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導演莊絢維,徐若瑄專訪。導演莊絢維,徐若瑄(圖/記者季相儒攝)

▲徐若瑄、導演莊絢維不斷討論角色著魔的各種可能性。(圖/記者季相儒攝)

導演莊絢維有時要求徐若瑄著魔之外,還要保留一點人性,她也認同:「『又魔、又人』是讓人看了最心痛的,『完全魔』可能還沒有刺到人的心裡,最痛苦的是人味還在,又想為兒子堅強,你卻已脆弱到無力被魔佔據拉走了。我們覺得半魔、半人最好看,這也是最累的地方。」

其中一場關鍵著魔戲,徐若瑄要詮釋魔還在肉體裡,意識退到後面去但是還在,正在兩者之間拉扯,「那場戲魔進魔出、魔進魔出拉扯,我真的是撕心裂肺,觀眾看的是一場完整的戲,但是其實拍了10幾次,兒子特寫、我的特寫、半身再來全景,全都要一模一樣的情感,燈光調一下又要重來。」

▲▼徐若瑄《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劇照。(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反覆魔進魔出、魔進魔出,收工回家癱瘓2天。(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坦言,拍完一整天之後,整個身體完全癱軟虛脫,「回家做完癱在床上沒有辦法動,我的肌肉痛、喉嚨也痛,隔天沒辦法陪兒子。」還好兒子有家人幫忙照顧,她整整休息了2天才再上工,「那兩天真的是沒辦法,我整個被掏空了,我的能量已經消耗到極限。」

其實好幾次著魔的戲,徐若瑄等導演莊絢維喊卡之後,看完回放自己都被嚇了一跳,「我根本不記得剛才做了什麼動作,看完覺得好恐怖,我的肢體剛剛沒有設計這樣動,畫面出來卻是這樣動,當我太進去角色裡面,竟然會自然地跑出來。」

▲▼徐若瑄在《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劇照。(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自毀女神形象,只想讓角色更具說服力。(圖/威視提供)

導演莊絢維曾在畫面上看到徐若瑄的皺紋打算重拍,她卻堅持留下畫面,不顧女神形象,「我不需要看到自己,演員從頭到腳都是表演工具,可以演完全跟自己不同的人生,真的很享受。」角色後來跟魔拉扯很憔悴,她主動要求加深眼袋、法令紋、木偶紋,更弄淡眉毛,讓角色更有說服力。」

徐若瑄認為每個人都有習慣性的笑容或是哀傷的眼神,肌肉會記憶人的習慣,有時太勞累不夠專注就會不小心用習慣的肌肉去笑、去哭。她告訴導演莊絢維:「你幫我注意這一點,如果你看到徐若瑄,你就告訴我,我就重來,因為我在演黃雅惠,我不希望有一條肌肉是徐若瑄慣性用的肌肉。」

▲▼徐若瑄在《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劇照。(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告訴導演莊絢維:「你看到徐若瑄,我就重來!」(圖/威視提供)

另一場鋼琴著魔關鍵戲,徐若瑄開拍前3個月便開始練習。那一天拍了超過10幾次,她問心無愧,「如果我當時練鋼琴不認真、很敷衍,導演大概只能頭手分離地拍,我已經練到手指頭每一個音都知道敲在什麼位置上,導演可以很多鏡頭,帶到黃雅惠的7分身、全身,他愛怎麼拍就怎麼拍。」

假使沒有練熟鋼琴,徐若瑄深知導演、自己拍完都會有遺憾,「我要著魔、瘋狂地彈,不能有一絲一毫在想手要放在哪裡,整個人必須很專注在表演上,我沒別的退路,一定得練熟,我要對得起觀眾,我不要鋼琴老師看了知道哪個手指頭沒敲到對的位置上,我已經虐待自己到這個程度,我要讓鋼琴老師也相信黃雅惠會彈鋼琴,這是我的執念。」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徐若瑄、鄭人碩。(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自虐式練習鋼琴,要讓鋼琴老師都能被說服。(圖/威視提供)

徐若瑄現在偏愛演戲多過音樂,「音樂是我的興趣,想幫自己寫歌,透過文字、聲音來跟大家交流,都是我自己。而拍戲是演別人,一切很新鮮,每次團隊都不一樣,好奇出來的效果也不同。」她接下來想為動畫配音,讓兒子有機會看到她的作品,而老公則是專程飛來台北,準備參加她的首映會。

《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將於11月23日全台上映。

►「聲林之王-生存週記」獨家內容,只在《ETtoday新聞雲》App播出

►►下載ETtoday新聞雲App,掌握《聲林之王》最新訊息◄◄

●聲林之王官網入口,最新消息都在這:https://junglevoice.ettoday.net/
●想和蕭敬騰、林宥嘉一起錄影?加入官方「聲林之王」社團卡位:
https://goo.gl/dWj4E2

聲林之王視覺圖。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