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收到同學mail:我先睡了 一看時間…「他正在火化」

記者林映妤/專訪

31歲台灣短片《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愛從自身經歷找劇本靈感,手上3部短片以及正在籌備的首部長片《來自冥王星的你》都有自己生活的影子。其實他人生很精采,因為前半都和「好兄弟」一起過,撞鬼經驗超豐富,其中也有感人的,例如來自意外過世同學的信,就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

莊翔安的五專朋友幾年前意外過世,大家參加完火化與告別式後,某個人突然收到一封E-mail,「一看是那個同學寄的,內容還寫著『我先睡了,晚安』。本想說寄信的時間,會不會之前,可能現在才收到?但看時間,是剛好他正在火化的那一個小時。當時他家人都在現場,沒人會用他的帳號。雖然有點嚇到,但其實蠻溫馨的。」

莊翔安國小就開始感覺得到好兄弟存在,「為什麼會說很強烈,是因為每年鬼門開那天,就會有『人』來敲我房門,一直到鬼門關那天。祂會整整敲滿我一個農曆七月。」聽到這已經倒抽一口氣,他仍淡定:「每次都是12點左右,叩叩叩,很明顯,我的床就在門旁邊,一敲我就開,但什麼人都沒有。」

▲▼過年專訪《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圖/記者黃克翔攝)

▲《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撞鬼經驗多到嚇人。(圖/記者黃克翔攝)

最可怕的一次,是大學時期莊翔安和朋友玩樂團辦活動,練完後有朋友過來告訴他:「你今天回家要小心,你背後跟著一個女生。」當下他不以為意,離開現場後才想起前一天自己才被鬼壓床(沒有特別想起來是因為平常太常被壓了)而朋友口中形容的女鬼,和他前一晚遇到的似乎是同一人。

「我只要遇到鬼就會嚴重耳鳴,耳朵裡一直有超級高頻的聲音穿過去腦袋,之後就不能動,有時沒事,但那次是前一天被壓時,感覺非常不舒服,忽然看到一個女生的臉從我正前方竄出來,她看著我一直笑,眼睛睜很大。我有意識想把眼睛閉起來但無法,只能一直盯著她看,不知道看了多久才終於掙脫。」

莊翔安只記得那名女鬼眼睛大大的,笑得很開心、嘴巴很裂,那抹笑非常嚇人。

▲▼過年專訪《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圖/記者黃克翔攝)

▲莊翔安笑說,遇鬼遇到都習慣了。(圖/記者黃克翔攝)

剛到台南念大學時,他也碰過怪事,「剛搬去一個禮拜沒事做,午睡時聽到走廊有很多人在講話,因為我沒完全睡著,就一直聽,但他們講的話我完全聽不懂,語調、頻率都很奇怪,不是一般人會講的話或是任何一國語言。忽然我的門把被壓下去、門被推開,我盯著門看,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型,他的腳到小腿很明顯是個男人的腿,我看他,他好像也看到我,他就退出去了,還把我的門帶上。」

等到意識自己撞鬼是好幾分鐘後的事了,隔天半夜莊翔安和朋友用MSN聊天講到此事,對方害怕說:「半夜講這個不好吧,很毛。」他不信邪回:「還好吧!他又不可能在我後面偷看。」結果當天睡覺他馬上被鬼壓床,「我心想,幹,死定了。」

還真的不能說大話。因為那晚的鬼壓床特別可怕,「我就感覺到床底下有股力量在動,我已經用力掙脫開鬼壓床了,床還在跳動,我摸著牆壁心想是地震嗎?但我發現不是,因為我已經整個人被彈起來了,我很猶豫要不要跑,但又很怕一下床就被他抓到,因為床底下很明顯是一雙手在推,我後來整個人坐在床上讓他跳,一直到快天亮才停止。」

這事還沒完,半年後莊翔安打算搬家,請朋友幫忙整理東西,他才拿著泡麵要回房而已,就看到朋友驚嚇到瑟縮在房門外,「我問他怎麼了?他說,剛剛有2個女生在我房間裡講話,笑得超大聲,他很確定是在房間裡,不是別的地方傳過來的。講完後他就說要先回去,就跑了,我一個人收一收趕快走。」

▲▼過年專訪《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圖/記者黃克翔攝)

▲成年後就不再撞鬼,莊翔安笑說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圖/記者黃克翔攝)

要說撞鬼事蹟真的說不完,他從小就常聽到怪聲,半夜呼吸聲、打電話聲、吉他聲,甚至是獨自走樓梯,都會有「2個人」一起走的聲音。

不過這些故事都只到莊翔安成年,因為20歲後,他和靈界兄弟的接觸就突然被切斷了,原因誰都找不到,「聽說是大腦裡的『松果體』會接觸到特殊頻率,像有些寵物溝通師也有這種能力。有人說隨著大腦成熟後,松果體就關閉,但或許有些人沒有。」

害怕歸害怕,莊翔安仍說:「後來已經習慣了,而且他們也沒有要害我啊!」那這些精采故事要不要乾脆拍成電影啊?他笑說,沒考慮,目前是沒有這個想法啦!

關鍵字: 媽媽桌球莊翔安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