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媽媽拒看節目!納豆仍堅持「吃大便」背後有暖心原因

記者洪文/專訪

納豆在賀歲片《瘋狂電視台瘋電影》演出電視台總經理,讓他回想起錄製《全民大悶鍋》10年來的甘苦日子,「日本《NHK》派人來攝影棚做報導,我親眼看到日本人嚇傻,你們這麼少的工作人員,也沒有很棒的環境,怎麼做出來這些節目?」觀眾愛看他跟阿Ken互賞巴掌,但沒人知道他在扮團團圓圓的時候,生吃竹子嘴巴中毒,「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或許有些一兩個觀眾今天心情不好,但也許打開電視之後,可以因此哈哈哈哈哈,把今天的悶解掉一大半了,好像就夠了。」

▲▼       納豆專訪,《瘋狂電視台瘋電影》      。(圖/記者周書羽攝)

▲納豆認為《瘋狂電視台瘋電影》雖然講的是整個電視圈的興衰,其實呈現的是台灣電視人有很大的軟實力,時常把沒有錢去製作的節目,做到有趣、有人看。(圖/記者周書羽攝)

《全民大悶鍋》不到24小時就要完成1集,納豆回想10年來每天的日子,從早到晚的作息到現在還是記得清清楚楚。他早上在家看電視預先準備晚上可能模仿的角色,下午3點接到電話才會知道晚上要不要去、演什麼角色,並在這麼短的時間把功課做好、妝弄好。電視台只有2個化妝師、1個髮型師,每個藝人都要輪流梳化,通常就在這時對腳本、討論要講什麼話、講什麼有趣的哏,「畢竟編劇可能還是剛出社會的小朋友,年紀比我們還小,如果劇本還不夠好,我們就會互相問怎麼可以更好,一直忙到Live時間一到,大家上去,碰,就做出來了。」

10年來《悶鍋》全年無休,唯一停播的一次是政治敏感的319槍擊案,因此舉凡地震、颱風天等天災人禍都要工作。納豆記得有一次的颱風天,政府宣布停班、停課,仍要冒雨穿著拖鞋趕去攝影棚,錄到一半後面的鐵捲門打開,他與阿Ken就被叫到風雨裡面,淋著風雨播報新聞,工作人員不斷拿水向他們潑水,全身濕透了,錄完後兩人喝著薑湯一直發抖,「這就是電視人的熱血,我們那時候多做一些表演,不是想說可以多賺一點錢,畢竟薪水都是一樣的啊,就是覺得可以做好就要去做。」

▲▼「悶鍋出任務」總彩排記者會,郭子乾,洪都拉斯,九孔,唐從聖,納豆,吳怡霈。(圖/記者李毓康攝)

▲《全民大悶鍋》系列班底日前再度聚首,完成舞台劇《悶鍋出任務》,納豆感性地說:「台下哈哈哈哈像潮水一樣進來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我們好像年紀增長的一群搞笑者們,雖然大家逐漸步入中年,可是大家讓觀眾笑的初心是沒有變的。」(圖/資料照/記者李毓康攝)

這種熱血的衝勁,時常連《悶鍋》裡的前輩都佩服不已。納豆、阿Ken扮演的知名角色其中之一就是團團圓圓,納豆手上拿著熊貓吃的竹子,錄影開始真的吃下去,邰智源嚇死:「那個不用真的吃吧?」結果他錄完整個嘴巴中毒發麻,但他無所謂,「如果我做這些事情,可以讓電視機前的觀眾,或是現在網路前的觀眾可以笑,我就覺得好像做了一件很棒的事,好像不用錢的心理醫師一樣。」

說來奇妙,納豆曾經一直納悶,他跟阿Ken是班底裡面酬勞最便宜的兩個人,可是10年來很少錄影沒有角色。他後來懂了,因為自己從來沒有限定模仿政治人物,舉凡動物、千元鈔票上的4個小朋友或是全身塗藍色的納美人、全身塗黃色的辛普森家庭,「這些大哥還不一定做得到,因為我們很好用、很好操,又能把這些角色的效果演好,所以我們就能一直在那裡存活著,即便我們的模仿能力一定沒有這些大哥那麼好,可是我們可以造成好玩、年輕的感覺,還能另外開闢一個自己的單元。」

▲▼      納豆,導演謝念祖專訪《瘋狂電視台瘋電影》       。(圖/記者周書羽攝)

▲其實《瘋狂電視台瘋電影》導演謝念祖就是《全民大悶鍋》的製作人之一,也是納豆的大學學長。兩人認識多年,從來沒有合作舞台劇,這次他是第一次看到對方導戲,「蠻過癮的,他在現場給我很大的空間自由發揮,我演的這個角色蠻浮誇的,導演完全沒有要制止我的。」 。(圖/記者周書羽攝)

過去觀眾愛看納豆跟阿Ken互整、互賞巴掌,現在納豆主持《綜藝三國志》吃飛鼠大便、親地上羊屎百無禁忌。他坦言:「這些都不是節目的橋段,那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或許有些一兩個觀眾今天心情不好,但也許打開電視之後,可以因此哈哈哈哈哈,把今天的悶解掉一大半了,好像就夠了。」他的媽媽不敢看他的節目,因為看見兒子受苦很難過,他笑說:「但是全世界只有她一個人受苦,我覺得全世界的人都開心那就夠了!媽媽你要想想,你每個月的錢也是我幫你這樣賺來的!」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