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秉泓/《HERO電影版2》:愛在時間變幻時

文/鄭秉泓

帶著一種老人懷舊的心態,去電影院朝拜《HERO電影版2》。

從2001年的電視劇《HERO》、2006年的SP、2007年的《HERO電影版》,到2014年演出陣容大換血的電視劇《HERO 2》,再到這部有請松隆子回歸演出的《HERO電影版2》,當《HERO電影版2》片尾邊上演職員名單邊打出久利生公平和雨宮舞子不同時期的合照,我想著松隆子已然略帶「歐巴桑款」的身形以及一副大叔滄桑樣的木村拓哉,忽然恍然大悟,這不就是日本版的《愛在黎明破曉時》咩?

做為一部高收視連續劇的終極(告別?)電影版,老實說《HERO電影版2》太簡單也太輕薄短小了些(不過上回《HERO電影版》跨出國際玩得很大卻也沒很好就是),比較像是SP,而且劇情安排實在太公式化(明明找到了「國界」這樣一個恢宏的主題),佐藤浩市飾演的外交官一角份量不足、動機轉折太過predictable……,但是因為有松隆子回歸,因為有服部隆之讓人熱血沸騰的招牌配樂,因為有福田靖煽情死人的說教台詞,因為有眾人在辰巳の森緑道公園排排站全力相挺的無敵夥伴默契,這部相隔八年的電影版到底拍得好或是不好,對我而言似乎已經不太重要了。

《HERO電影版2》真正感動我之處,在於鄉愁的感懷。十四年咻咻咻一下子就過去,如果當初久利生公平和雨宮舞子在日劇完結篇時結成連理,那兩人的小孩如今都要上國中了。比起《大搜查線電影版4》沒給粉絲關於青島俊作和恩田堇後續發展的明確交待,編劇福田靖至少算是很負責任了,《HERO電影版2》打從一開始就明確告知觀眾,《HERO》系列自始至終就是雨宮舞子的故事,所以把謝幕重心拉回雨宮舞子的成長,是必然而且可以理解的(當年電視劇正是以舞子的觀點揭開故事序幕)。

▲松隆子回歸《HERO電影版2》。(圖/威視)

雨宮舞子決定跟誰或不跟誰在一起,其實都說得通。福田靖用了足夠的篇幅,去刻劃她面對抉擇的兩難,她在最終所做出的決定,也因此是可以被觀眾、尤其死忠影迷所接受的。因為,福田靖把一切歸諸於「時間」。是時間,成就了如今的雨宮舞子;是時間,成就了《HERO》系列連續劇與電影。影像紀錄了時間,也解構了時間,甚至轉變了、超越了時間,而時間,永遠成就了故事,成就了角色。因此我們總是能夠為銀幕上時間的千變萬幻,以及其所留下有形無形的痕跡給感動。因為時間正是比人心更強大的魔法。

沒有小鮮肉、沒有超能英雄、沒有爆米花式動作場面與無厘頭笑料的《HERO電影版2》,在台灣擁擠的暑假尾聲、九月開學季檔期上映,從上映廳數與大台北地區首週票房表現來看,長達14年的集體記憶似乎沒能在台灣中生代影迷之間激起太多漣漪。或許,這也是時間使然吧?

●鄭秉泓

高雄人,大學時念的是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編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及《六個尋找電影的影評人》。目前在大學教電影,在高雄電影節擔任短片策展人,但最愛始終是透過網路自由發表影評。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滑手機看娛樂,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http://goo.gl/bcDCJu
Android:http://goo.gl/Wqe9Xh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