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穎/如果《心靈大道》不是羅賓威廉斯的遺作....

文/陳穎

如果不是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的遺作,《心靈大道》(Boulevard)也許不算特別。中/老年才忽然因為遇上某個情慾對象,而忽然出櫃、忽然拋妻棄家(「拋妻棄家」並不一定語帶貶,正如「勇敢做自己」不一定絕對正面)的故事,也算是近年云云同志電影中,一個頗流行的方向。

想看更多酷兒影展新聞,請點我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心靈大道》劇照。(圖/酷兒影展提供)

台灣有陳駿霖所拍的《明天記得愛上我》,這屆女影也有一部來自瑞士的《他和他與我之間》(What's Between Us)。基本上,這類敘事常常離不開:中年危機(過了半輩子才忽然發現婚姻很沉悶、工作很沉悶、人生沒有方向等)、父子關係、兒時情慾的重新確認。

《心靈大道》當然也不乏這些關鍵詞,但我依然頗喜歡其中兩處細節:一是男主角Nolan(Robin Williams飾)向躺在病床上的失智父親坦承同性情慾的一幕,二是Nolan與年輕男妓Leo(Roberto Aguire飾)之間「去情慾」的相處。這兩點其實是互相矛盾的,因為兒時不被承認的同性情慾,理應要透過實際的情慾實踐才能重新確認並圓滿。可是,Nolan卻始終抗拒與Leo發生關係,以至於Leo開始感到不安。對一個男妓而言,沒有做完全套意味著交易並不平等、並未完成,而如果這不只是一宗交易,難道就是感情?可是,對Nolan來說,他不發生關係卻依然付錢,反而能夠把自己留在未有僭越情慾邊界的安舒區裡──他自以為是這樣,而Leo的不安卻指明了並非如此。於是,在這樣的對照裡,這電影就不再只是關於兒時同性情慾的中年重新確認,而是不必實際發生情慾,其實情慾已然發生。無論做與不做,情感的跨越或者早已包含情慾的跨越,反之亦然。誰又能說清呢?

如果沒有記錯,羅賓.威廉斯一輩子總共主演過兩部同志片,飾演過兩個同志角色,第一次是1996年的《鳥籠/假鳳虛凰》(The Birdcage)[註],這次則是第二次。也許可惜的是,我們終究沒有在這兩部電影裡看見太多情慾畫面(你當然可以批評這可能是為了遷就異性戀觀眾的「潔癖」;又或者,反過來批評同志電影為何非露不可?)。但是,那些沒拍出來的情慾,難道就真的不存在?那些看不見的同志,難道就真的不存在?

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