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秉泓/請用你的能力來說服海倫清桃

海倫清桃(圖/記者周宸亘攝)

文/鄭秉泓

入圍過金鐘獎、有「越南林志玲」之稱的海倫清桃近日在臉書開砲,表示自己應學生劇組之邀擔任畢製影片女主角,發現所要接演的角色被設定成一位在家鄉是萬人迷,卻為了家計嫁給七十幾歲台灣阿公,最後難耐寂寞而出軌的越南女性,憤而拒絕演出。

如果我沒猜錯,我應該看過那個劇本。那是個「好看」的故事,對於角色的心理刻劃不至於膚淺扁平,至少不是民視、三立八點檔那種操弄人性的狗血。但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劇本,特別是充滿爭議性的題材,充斥極度露骨的情慾場面,卻是由經驗不多的學生劇組來拍攝,最後會成為一部優秀作品的機率高嗎?或者說,這個劇本的「可執行性」如何?

我其實是抱持懷疑的。

這讓我想起之前因為擔任某補助案的審查委員,看了好多劇本。其中最突出的幾本,情節發展不約而同都是走那種「一不小心就容易擦槍走火的爭議路線」。一起擔任評審的其他幾位委員,對於這幾個劇本大都抱持正面態度,以鼓勵為原則,但我幾經考慮,最後還是一部也沒有投下贊成票。因為,那幾個劇組並沒有說服我,他們有足夠能力將如此高難度的題材給處理好。

後來,我再幫忙驗收那批補助案成果,對於其中一支爭議題材的影片成績,我特別感到失望,完全不脫我看劇本時的想像,缺點尤是。但我一點也沒有「一語成讖」的快感,相反地,我為那個劇組感到可惜,他們真的太心急了,以致浪費了一個好故事。

我絕對不會去質疑這幾個新銳劇組對待這類爭議題材的誠意,但我的疑慮在於,他們準備好了沒?他們是否具備「足夠的能力」去處理如此爭議性的題材?無論他們構思多久,無論他們為開拍做了多少準備,他們畢竟是一個拍片經驗不甚豐富的團隊,他們是否應該把這個不好拍的劇本先擺放在一旁,多練一下功,多累積一些經驗,然後等待最佳時機呢(就像魏德聖等待《賽德克.巴萊》那樣)?其實真的不用太擔心自己嘔心瀝血完成的劇本,會被別人搶走、拍走,我總覺得創作者和故事之間,是要看緣份的。為了搶先搶快,而在還沒累積到足夠實力情況下,把這麼好的故事給拍掉,一旦成果不佳,絕對是一種浪費!

▲海倫清桃收到大學生拍攝畢業製作邀約,但是劇情令她忍不住開罵。(圖/取自海倫清桃臉書)

說回海倫清桃,她對於這樣一個可能涉及污辱越南外配的劇本的憤怒,我完全可以理解。但因為她的臉書並無提供更詳細的說明,究竟她是看到完整劇本,還是只看到故事大綱?她是否有和學生劇組有針對劇情、角色進行溝通?我們不得而知。但我想說的是,她在臉書開砲的舉動,除了涉及演員倫理(在臉書上公開尚處於籌備階段的攝製計畫)之外,其實還透露出一名專業演員如她對於學生劇組的完.全.缺.乏.信.任。試想,假如今天拿這麼爭議性的劇本來問她的是李安或蔡明亮或其他台灣重要導演,她的回應會否截然不同?甚至還在臉書公佈自己的演藝生涯將有重大突破,表明自己絕對全力以赴?

電影是結果論,一個尚未開拍的爭議性題材,學生劇組說不定掌握得很好,就此一鳴驚人,大師名導搞不好失手,辜負影迷一番期待。然而在開拍之前,實在誰也無法說個準。因此,對於實務經驗不多的學生劇組來說,拿出一個煽動人心、高度爭議的好故事只是第一步,真正關鍵的是如何向金主或補助方、以及專業演員證明,你們可以駕馭這個題材。你們要如何說服別人信任你,把錢投放在你們身上?為你們的電影開放他們身體裸露尺度?你們要如何讓特定團體、族群安心,劇中一切爭議內容的編排都是為了劇情所需,你們絕對會小心翼翼處理,以避免任何可能的偏見與歧視?甚至假如有可能,你們是否乾脆先自行試拍一場戲,用才華(而不只是口說無憑的企圖心)來說服別人?

這是很現實的一件事。因為別人不認識你們,你們也沒有足夠的作品集來證明自己,所以在這個階段,便會處於不斷遭受質疑、然後被打槍的迴圈之中。而且畢業不會是結束,反倒是另一個開始,開始接案謀生、開始籌備自己的第一部劇情長片,然後屢屢被投以不信任的眼光……。而你們所可以做的,顯然只有堅持下去,去完成它,以成果去說服別人。

明年初總統大選完就是過年,然後畢業季轉眼就要來臨,我相信這個學生劇組拍攝那個爭議故事的決心,我也相信他們應該還是可以找到認同他們劇本的演員來共同打拼,然後我期待看到那部作品,證明我先前的疑慮是錯的。
 

●鄭秉泓:高雄人,大學時念的是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編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及《六個尋找電影的影評人》。目前在大學教電影,在高雄電影節擔任短片策展人,但最愛始終是透過網路自由發表影評。

關鍵字: 鄭秉泓海倫清桃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