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電影下一步? 楊力州:最重要的是迎向國際

▲《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導演。(圖/記者黃克翔攝)

記者華少甫/專訪

執導《我們的那時此刻》的導演楊力州,日前接受《ETtoday娛樂星光雲》專訪,聊到拍攝這部片的甘苦談,他透露一開始想要拍攝的主要原因,是金馬第50屆時,擔任文化部長的龍應台來邀請,他覺得很受吸引,也就一口答應;由於劇中也有談到台灣電影的變遷,被問到台灣電影未來的走向時,楊力州也說出自己的看法。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導演。(圖/記者黃克翔攝)

台灣過去因為政府的因素,有一段時間軍教片盛行,隨後港片大舉入侵,又隔了一段時期,《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捧紅了學生懷舊片,近幾年則是豬哥亮的賀歲片當道,被問到台灣未來電影的走向,楊力州說:「其實我很難去真的抓的準,但我相信有一個東西是之後我們一定要走的路,就是『迎向國際,跨國合作』。」

「我所謂的跨國合作跟迎向國際,其實不是只有中國大陸,是包含其他國家,最重要的是,你要跟世界說什麼。」楊力州表示,雖然自己沒有作過真正上院線的劇情片,但就算單以作紀錄片而言,他這兩年也有跟日本的NHK合作,有一次他跟製作人的對話,讓他非常印象深刻,「當時我很堅持要這樣剪紀錄片,對方堅持要那樣剪,然後我們就出去抽菸,想要緩和一下氣氛,但在聊天的過程時,對方突然跟我說:『導演,你拍紀錄片很久了吧?但我覺得,你應該要想一想,你想要跟這個世界的觀眾說什麼?』」此話一出,讓楊力州如同當頭棒喝,他說:「我作紀錄片20年,或是以前受教育、學電影時,都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這句話。」

▲《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導演。(圖/記者黃克翔攝)

楊力州表示,他後來幾經思考,覺得這句話對應到電影,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我說的跨國合作跟迎向國際,其實不是在講資金或是合拍片,很多人可能會誤會,覺得迎向國際的意思就是找中資拍電影,或是進軍美國。」但他認為其實沒有那麼簡單,他說:「就像韓國電影,他不是只有韓國市場,裡面全部是韓國人、講韓文,但他們還是想要跟世界說話。」

而對於這兩年有沒有什麼電影是有朝楊力州心目中的方向邁進?他表示:「我有看到一些小小的嘗試,像李中的《青田街一號》,或是《紅衣小女孩》,我覺得一直以來,台灣電影都是走寫實路線,但卻非常欠缺其他的表現模式,電影應該是包山包海,有各種形式的,但我們真的很少那種樣式的電影。」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