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鈔票甩巴掌還逞強「犯賤」笑 吳可熙擦淚看淡霸凌

▲吳可熙擺脫銀幕上「緬甸人」印象,私下是個白淨女孩。(圖/記者黃克翔攝)

記者林映妤/專訪

認識吳可熙,你可能會從趙德胤的《冰毒》裡拼湊出「她是緬甸人」的錯誤印象,片中的她又黑又刻苦,一口緬甸語說得很流利,就連當地人也都常誤認。其實生活中的吳可熙很執著、很單純,願望很小卻很基本,就是希望台灣人能知道她屬於這裡、屬於家鄉,是「道道地地的台灣明星」。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吳可熙接受《ET 看電影》專訪,33歲的她其實20歲就出道,但10幾年來卻沒真的大紅過,她淡定說,人生很多事都是緣分,對過往得到的、經歷的,幾乎沒有後悔。吳可熙從小生長在一個健康家庭,爸媽開明,還有個差3歲的弟弟,偏偏吳可熙自己把自己搞得壓抑又悶騷,童年沒什麼大興趣,就是天天乖乖上學當個優秀好學生。上了國中,第一名沒少拿過,但這個資優生卻因此遭到女孩們霸凌,3年生活過得相當苦澀。

▲吳可熙從小就很執著,對自己要的就一股腦衝進去。(圖/記者黃克翔攝)

問她那麼拼命讀書幹嘛?她笑說:「因為我最喜歡當老師唸出『第一名…吳可熙!』的時候,我就可以非常風光的走到台上,讓大家看到我。」她認為那個時刻是她能正大光明接受憑著自己努力得來的榮耀,是完全屬於她的時刻,儘管女生們在她背後說她壞話、以行動排擠,「但從那時候我就知道我是喜歡、享受舞台的。」

在被霸凌的環境中難免令她害怕跟女生們相處,「當我知道北一女全部都是女生,我就決定不填了。」後來她就讀師大附中,像飛出鳥籠的小鳥一樣開始參加街舞社,成為學校裡挺風雲的人物,3年來過著跟國中截然不同的順遂生活。不過到了高三,卻又發生了一件左右她填大學志願的事。

▲吳可熙身為好寶寶卻成為霸凌目標。(圖/記者黃克翔攝)

當時有位跟她交情不錯的同學將移民南韓,找了些理由跟吳可熙借了快2萬元,出國前一天那位同學急急忙忙到她家歸還,卻還她美金,「當時他給我60多元美金,說剩下的3000多元(台幣)就當作給我的,我當下只說好,結果後來想想應該要給我600元美金啊!」吳可熙驚覺不對勁打給對方,但從此再也沒連絡上。「後來填志願時,戲劇科系那些填完後我要填政大語言,不知道為什麼就忽然想到這件事,我就跳過韓文不填,改填土耳其語系,我就這樣讀了土耳其語了。」

▲吳可熙認為人生有許多事都是緣分,發生就發生也不會後悔。(圖/記者黃克翔攝)

雖然升學或多或少被別人給影響了,但演藝事業這條路吳可熙可是自己從頭堅持到尾。她大一、大二就演過廣告、舞台劇跟短片,經驗頗豐富,沒想到卻因此被欺負。吳可熙說自己當時還是學生,拍攝廣告時因為上前問了攝影師:「請問這場鏡頭是中景還是全身?」讓攝影覺得她小咖還裝專業,便聯合導演刁難她,臨時加了場戲要對手演員蒐集全場人身上的鈔票拗成扇子往她臉上甩巴掌,「更痛苦的是導演還要我演出很『犯賤』的笑。」回憶起這樣的屈辱,吳可熙忍不住落下眼淚。

「後來他又加戲,要我很開心的在地上滾來滾去,說會後製特效看起來有周星馳那種喜感。」吳可熙的悲憤滿到頭頂,但還是照做,只是這次經驗會讓她大哭特哭不是因為被刁難,而是遇上這樣的人竟讓她驚覺自己「對演藝事業有點消退熱情」,自己的「最愛」竟沒那麼愛了,這才是打擊最大的。好在她後來遇上趙德胤,在她的心感到最累的時候,趙導不要她填滿自己,而是「掏空」自己、做最自然的自己,至今吳可熙想起來仍是滿滿感謝。

▲吳可熙不再悲情,新片裡是個剽悍的兇女人讓她演來很過癮,希望再接喜劇。(圖/記者黃克翔攝)

她知道自己走獨立電影這條路跟商業路線很不一樣,但她希望台灣市場能夠接受她「這款」女主角,而不再侷限於偶像劇公式裡柔柔弱弱的少女。這次在《傻瓜向錢衝》裡她挑戰老大的女人,為此觀摩鞏俐、舒淇、章子怡的演法,還學習抽菸,1天7、8根跑不掉,連去澳門賭場玩,她都要跟弟弟在賭場門口做每日練習,「我們抽菸的樣子還蠻融入賭城當地的風景。」在新片跟浩角翔起合作,她無時無刻都想笑場,也期待大家看見不一樣、不再悲情的吳可熙。《傻瓜向錢衝》5月6日上映。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