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瑞珠影評/跳熱舞報明牌的《金錢怪獸》

 

▲喬治克隆尼在《金錢怪獸》中飾演財經專家。(圖/索尼提供)

文/何瑞珠

我寫次貸風暴或歐債危機新聞時,花最多時間和精力的不是把義大利公債殖利率線圖搞對或美國聯準會鷹派和鴿派對利率的看法應該平衡報導,而是國際財經新聞到底得加多少特效、配樂和字卡,才不至於讓觀眾一看到開頭就想立刻轉台。但不管做多少效果,依舊沒人想弄懂美國次貸風暴的起因、風險和後果,不管耍甚麼花招,收視率依舊很低。

因此當喬治克隆尼演的這個財經節目主持人一開場就先跳段熱舞,間雜按喇叭聲和恐怖影片的驚恐效果,還搭配各式道具和極盡搞怪能事在推薦股票時,我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我們的財經新聞是不是該學喬治克隆尼?但台灣觀眾的新聞尺度很保守,大概不行吧?還在掙扎於財經新聞是否該綜藝化之際,開始覺得這情節有點眼熟。

克隆尼誇張模仿的是CNBC《Mad Money》的主持人Jim Cramer,《Mad Money》是個美國版報明牌的節目,這節目安排很多喇叭聲、按鈴聲等道具,電影中只是更誇大而已,Jim Cramer的爭議事件之一是,在貝爾斯登因次貸風暴宣布破產的前一周,曾在節目中推薦大家去買貝爾斯登股票。聽來是不是和《金錢怪獸》前半段的劇情有點像?

《金錢怪獸》敘述一勞工因為聽了電視上的報明牌主持人喬治克隆尼推薦的一檔股票,把他從母親那繼承到的遺產約六萬美金一股腦全買了這支股票,然後這家公司無預警地突然慘賠八億美金,股票慘跌後,他持槍闖入電視台挾持詐騙他的節目主持人,想知道為何這家公司會突然慘賠?接著包括主持人和製作人甚至該公司的公關都加入槍手的行列,一群人拚老命追真相也要追蹤到這家公司的執行長,叫他「踹共」。

《金錢怪獸》的情節始終沒有很合理,劇中這家虛構公司艾比斯靠精密的演算系統及高頻交易起家,假如世上真有勝率這麼高的演算系統,我實在想不透為何那看來不笨的艾比斯執行長,會捨棄他原本勝率很高的系統,轉而去人為操縱南非礦工抗議?高頻期貨或選擇權交易的確可能因為電腦當機,財務槓桿玩太高導致一夕賠八億,但如果只是操縱一家礦場,不管是做多、做空、本錢多大,賠錢都是一步步賠的,隨時可以止血,幹嘛執迷不悟直到輸了八億?更何況執行長賠了八億對他自己有何好處?這就是這部電影的壞人嗎?只因為交易不慎,既沒有虧空公款也沒有乾坤大挪移,更不是龐大次貸風暴下的共犯結構,這位執行長的操作本質上和那個持槍闖入的普羅投資者並沒有不同,兩人都只是判斷錯誤罷了。作為一部批判吸血金融交易的電影,《金錢怪獸》的操作觀念也太簡單了吧。

《金錢怪獸》對金融風暴的見解大抵是,肯定是華爾街那批人的錯,被剝削和受苦受難的永遠是貧窮老百姓。這樣簡單的想法或許可以滿足曾被電視上報明牌老師詐騙過的投資大眾,但單純的只認同小老百姓的苦或想讓他們發言,並沒有辦法解析金融風暴,純粹只在讓大眾宣洩情緒。

《金錢怪獸》在直播節目被挾持橋段。(圖/索尼提供)

假如今天真有個財經節目綜藝化成這副德行,還有人會一股腦地相信主持人推薦的股票,那也太天兵了吧。當闖進來的苦主兼槍手對喬治克隆尼聲稱,他投資了他所有的六萬美金時,連喬治克隆尼也很訝異,因為他可能一年推薦三百檔股票,從沒想過有觀眾會相信,更遑論一股腦全壓。但導演茱蒂佛斯特竟選了這樣一個讓人不可置信的角色來代表投資大眾,投資大眾真這麼蠢嗎?

茱莉亞羅勃茲和喬治克隆尼這對財經節目好搭檔在被威脅後,馬上良知發現去追查這支股票的來龍去脈,他們在持續推薦這支股票前,有大把時間,從沒想過要查嗎?這部電影很堅持地營造同步播出的感覺,但當槍手挾持人質後,兩人在攝影棚內沒事地晃來晃去,實在讓人緊張不起來,明明該是脅持緊張時刻,卻被茱蒂佛斯特拍的猶如兩人只是在等中午的便當。電視機外的觀眾也頗冷漠,雖說現代人的確常常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模樣,但導演你把大家拍得這麼冷,哪來的緊張感?

茱莉亞羅勃茲在《金錢怪獸》中飾演直播節目導播。(圖/索尼提供)

調查一家公司是需要時間的,沒人能像電影中神奇地就迅速從北歐找到駭客,駭客還能找到南非偷拍影帶,公關則能很快揪出隱身韓國的演算法工程師,總之這電影認為世界上其他國家和美國都沒時差,只要美國人一聲令下,大家立刻放下手邊工作,拚死拚活也要完成美國人的要求。怎麼美國人不管拍什麼片,美國人總以為自己是《美國隊長》。

雖然《金錢怪獸》是如此的簡單粗糙,但相較於讓許多人看到一頭霧水的《大賣空》,不得不承認《金錢怪獸》是部簡單好吞嚥的電影。在一場明明讓許多人的錢都付諸流水的股災後,觀眾記得的或想看的依舊不是來龍去脈,而是搞笑的網路瘋傳片段。

電影最後讓當前最夯網紅節目Right this Minute也來參一角,《金錢怪獸》或許對金融危機的描繪浮面且缺乏深度,但對當代媒體和網路互動倒是玩得很徹底,原來看《金錢怪獸》的收穫是,知道更多如何製作網路瘋傳影片的小撇步。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