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流氓燕》:偷拍成功實屬奇蹟的紀錄片

文/陳樂融

2016城市游牧影展開幕片《流氓燕》(Hooligan Sparrow),若非傳主是大陸提倡女權與性工作者合法化的異議人士葉海燕與人權律師王宇,以紀錄片來說主題有點單薄。但在中共集權社會下面臨種種粗暴打擊,還能偷拍成功實屬奇蹟,看來相當沉重逼迫。

▲紀錄片《流氓燕》(圖/城市游牧影展提供)

包含導演在內的幾位主角,為要求嚴審小學校長和官員帶多位女童開房案,鋌而走險上街頭、蹲警局,甚至展開逃亡生涯,這份骨氣與牛勁是我沒有的,也是絕大多數人沒有的。

任何人每天都可以批判每件事,可以自由組織、聯繫、遷徙,這是台灣的常態,卻是對岸難能想像的權利。

至少在這片中,我們看到:
1.不到十人站在街頭喊口號舉布條,在中國大陸就是反動的。
2.受害家屬會被交代要相信政府的處理,不要聽信維權律師或其他聲援人士。
3.芸芸眾生不一定感謝你出來主持正義,反而討厭你出來自命清高揭穿國王的新衣(比如葉海燕反被舉布條被罵「大雞婆」)。
4.報警是沒用的,警察不一定站在你這邊。你說有大批民眾包圍你家令你心生恐懼無法外出,警方要你提供對方照片或影像,否則不主動調查,更不會派人保護。
7.敢對抗政府強出頭的人,會有群眾上你家挑釁,動手動腳罵狠話,房東可一夕之間叫你搬家,連旅館都會接獲通知不讓你登記入住。
8.街坊鄰居自發性排斥也好,有人暗地鼓動買通的打手也好,可以讓你從一省到一省居無定所、走投無路,還不是罪犯,警方卻一路通知、調查你各地親友,斷絕你各種支援。
9.就算不是罪犯,只要是政府眼中釘,就可把你名聲搞臭,孤立你,讓你在社會無立錐之地,增加當事人再反抗成本,也達殺雞儆猴效果。

▲紀錄片《流氓燕》(圖/城市游牧影展提供)

這還是一樁已經登上全國媒體的社會新聞,民間想藉題發揮或深入追蹤報導,都遭到排山倒海的阻力,真難想像如果是揭發未曾曝光的內幕呢。

只能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若不得不居,以卵擊石者注定悲情。
 

關鍵字: 陳樂融娛樂觀影評流氓燕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