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片推推/大哥消失16年 趙德胤在《翡翠之城》找答案

▲趙德胤跟拍大哥,解答自己多年來的疑惑。(圖/岸上影像提供)

記者林映妤/台北報導

《冰毒》導演趙德胤用鏡頭速寫出一部「家庭錄影帶」,他以紀錄片形式拍出大自己11歲、跟自己分離16年的大哥在緬甸北部克欽邦帕坎鎮(Hpakant)玉石場的採礦生活。於是《翡翠之城》醞釀3年誕生,不僅挖掘出玉石場內工人的生活風景,也挖出趙德胤對大哥種種疑問的解答。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克欽邦帕坎鎮的別名即是「翡翠之城」,因為有豐富玉石所以企業、軍政府以及當地民眾對此地是爭先恐後的開發挖鑿,甚至在趙德胤拍攝期間內,克欽獨立軍(山頭軍,KIA)跟緬甸政府軍還會打內戰,雖偶有停戰,但情況仍是舉步維艱。跟大部分生存在玉石場的工人一樣,趙德胤的大哥16歲就離鄉背井,背負翻轉家庭經濟的期望來到此地,無不希望下一秒就能挖到足以扭轉命運的那顆玉。

趙德胤5歲時大哥就出走,投身許多工作後,最後落腳在充滿「希望」的翡翠城。然而期間內他賺錢獲利也一夕潦倒,沒有錢能寄回家,大哥靠著吸食鴉片緩解壓力,甚至也出入過監獄,片中趙德胤是導演、監製、攝影也是旁白,他跟在出獄的大哥身邊重回玉石場,曾經跟過他的手下們一一回歸,大哥羞於面對鏡頭,卻似挺喜歡趙導將他營造出黑道大哥的氛圍。

▲趙德胤大哥音訊全無16年,一肩扛起家庭經濟。(圖/岸上影像提供)

片中趙德胤靠著問答串起大哥不堪的過往,透過鏡頭,我們能感受到趙德胤問出那些艱澀的問題時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因為質疑的背後,帶著許多辛酸跟不諒解。其中幾個畫面令人印象深刻,趙導問大哥,離鄉背井10幾年,家人寄了無數封信,為何音訊全無?只見大哥輕吐:「沒錢啊,想著有錢了再寄回去。」

一個人口5500多萬的國家,收入4分之一靠玉石,多少人抱著發財夢在這個礦場內沒日沒夜的挖阿挖、鑿阿鑿的。大哥說,自己也曾做過水中採玉,忍受整天浸在水裡的凍寒不停的工作,「但挖了一年,結果什麼都沒有。」採玉是種賭注,有可能你日以繼夜的撬,撬出一顆沒用的石頭;或是一挖就有好玉變成老闆,全家的生計跟學費都有了著落。

趙德胤也問大哥為何要吸毒,他淡淡地說抽鴉片能緩解壓力,以前沒管得這麼嚴,抽一下就能飄飄然,脫離這個困苦到難以面對的世界。玉石場裡各種風景都有,大家冒險在KIA跟政府軍都不在的三不管地帶猛挖;工人搭著竹筏、拉著繩索度過混濁的泥黃河水畫面險象環生;玉石場坍方,今天又有工人被掩埋喪生;軍人襲擊,要求扣押工人的挖鑿機器跟摩托車;工人預支薪水,心想著「再待3個月,人生或許就能有改變」,然而一待就是無數個「3個月」,迫於現實的無可奈何每天都在玉石場裡輪番上演,且從沒停息過。

趙德胤的大哥面對著玉石場,碎念著多少人前仆後繼的來,而他也只是這群抱著掏金夢的幾萬人其中一人,「大家都前仆後繼的來,前仆後繼的。」《翡翠之城》是趙德胤將最私人的家庭秘辛搬上檯面,他冒著生命危險捕捉大哥開採玉石的工作生活,用對談解開埋藏20多年來兄弟間複雜的家庭情感。但《翡翠》也藉大哥的處境照映出整個大環境的蒼涼,搭上旁白跟若有似無融合環境的配樂,撇除幾幕因為無法重現而刻意安排的場景,整部片仍是極其真實的。

2016年第18屆台北電影節《翡翠之城》跟其他9部紀錄片入圍北影紀錄片獎,台北電影節將在6月30日到7月16日舉行。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