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5日 12:47

陳樂融/《四十年》:玩味音樂、歷史、政治與人情

文/陳樂融

民歌四十年系列活動衍生出之紀錄片。看之前情緒矛盾,因為從提議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可以找外界合作拍攝上院線之紀錄片(而非活動側拍記錄),到真的選定製作團隊後無緣參與,兩年多後要在大銀幕看成品,多少有點忐忑。

▲《四十年》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看完跟朋友說,還是很樂意推薦,也高興留下這些影像。不只人物訪談、跟拍與2015年小巨蛋演唱會片段,還剪接進去民歌二十、三十演唱會部分回憶。

情緒一直平穩,觸動想哭的是胡德夫、楊祖珺和包美聖段落。

▲《四十年》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在片中看到音樂、歷史、政治,也玩味著人情。眾多年輕與此時的對照,傳主或健康或病弱,或明朗天真或沉吟婉轉,這幾年曾拍過眾多「資深音樂人口述歷史」計畫的侯季然導演,沒有太被能歌擅講會做表情的藝人拉著走,維持著我認為滿體貼又客觀的距離。

但當然,這仍是同溫層的共鳴會極大於普世的一場音樂派對。陶曉清、李建復致詞時說會反覆看上多遍,但很多青少年觀眾可能完全沒興趣。

紀錄片若聚焦冷僻專業事件或小人物故事,觀眾被牽著走的成分居多,導演儼然上帝;但一橫跨幾十年猶有商業餘溫與論述餘地的流行音樂群聚文化,太多幕前幕後觀眾聽眾的感受與記憶,絕非這兩小時紀錄片能涵括或滿足。

▲《四十年》劇照(圖/牽猴子提供)

侯季然(抑或出品單位)終究選擇了自己比較擅長、或院線片比較討喜的人物抒情基調,而完全放棄校園民歌運動更多從社會、政治、媒體、文學、商業、國族可以正反論辯的可能。連「民歌」為何能以某種類型側身華語流行音樂史的歌詞、旋律、編曲、演唱等專業研究角度,也一概闕如。

不過,面對龐大題材的掛一漏萬,是任何紀錄片在路線與體量上都必揹的「原罪」。我們也就別太苛求。

●陳樂融
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