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 15:12

何瑞珠/《屍速》導演延尚昊:我竟然沒上政府黑名單,我太失望了。

文/何瑞珠

採訪、翻譯協助/台中國際動畫影展

『聽說政府列了一份文化藝術界黑名單,還多達九千多人,我竟然沒被列入,我真的好失望。』延尚昊說完,製片補充說,『聽說被列入的都是去年抗議政府處理世越號的人以及一些支持首爾市長的人,因為我們兩個那時都很忙,就沒去抗議,所以我們就沒被列入反政府黑名單。真的好失望。』

▲《屍速列車》海報(圖/翻攝自NEW官方臉書)

《屍速列車》的重點並不在殭屍,而是揭露階級不公、弱勢被欺凌、社會缺乏公義,延尚昊從早期的動畫短片《地獄》(the Hell)再到他的三部動畫長片,包括《豬玀之王》、《偽善者》和《起源:首爾車站》,揭發社會不公不義的批判力道都威力驚人,他創作以來批判力最弱且最光明的一部應該是《屍速列車》,換言之《屍速列車》實在太不「延尚昊」,難道他是被製片公司收買了嗎?

他說,『一直都有人來和我談把動畫轉拍成真人電影,是我自己覺得還是拍同樣的東西很無趣,希望有所改變,本來我規畫的人物比較少,成本也比較低,但製片公司覺得既然要拍就要大製作,我也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所以是我自己想做些改變。』

到底延尚昊之前的動畫有多殘忍和多黑暗呢?

▲短片《地獄》裡的一幕,主角一開場就躲在地下道生吃老鼠。(圖/翻攝自YouTube)

▲《豬玀之王》,劇中有殺貓橋段。(圖/翻攝自YouTube)

《豬玀之王》是部探討中學生被霸凌的動畫。經常被霸凌的小孩以殺貓當做反抗的起點,整個殺貓的過程都完整呈現。被霸凌的小孩很可能把氣出在更弱勢的小動物身上,在《豬玀之王》的殘酷校園裡,霸凌者多半是家境優渥的紈褲子弟,換言之,校園霸凌呈現的不只是純粹的暴力,還伴隨著貧富不均、強欺弱等社會階級不公。難道這間學校都沒老師可以制止嗎?

延尚昊表示,『老師會扮演仲裁的角色,但校園霸凌其實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在社會上的強欺弱或有權勢者佔盡便宜時,並不會真的有個仲裁者出現,也就是說我並不認為會有正義曙光現身,這部電影是五年前拍的,我覺得我們(韓國)社會的貧富不均和威權霸凌比五年前更嚴重。』

我覺得延尚昊的特色是,誠實呈現不公不義的一面,不管現實多殘忍,他都不畏懼。

▲《偽善者》的惡霸,教會和男主角(圖/翻攝自Studio DaDaShow)

《偽善者》批判的是基督教會裡有人狐假虎威,以上帝之名行詐財、騙色、欺凌和殺戮之實,總之,片中最壞的角色是教會,次壞的角色是男主角,他是個台詞只有髒話的中年男子,在家毆打妻小,出外痛毆鄰居,是鄉里間最令人頭痛的人物,但也因為他不甘被欺負,因此和教會正面槓上。基督教會在南韓擁有龐大勢力,導演為何敢如此大膽地批評教會?

但延尚昊說,『其實我是基督徒,平常也會去教會,當時創作時並不覺得有壓力,上映後,我教會的兄弟姐妹也覺得還好。』製片馬上吐槽說,『主要是《偽善者》都沒人看啦,沒人看的電影自然不會出現反對聲浪。』所以,《偽善者》的票房是…導演說,『大概兩萬兩千人次吧,約比《屍速列車》少了六百多倍啦。』

▲《屍速列車》中存活的孕婦與小女孩。(圖/車庫娛樂提供)

和《屍速列車》存活下來的孕婦及小女孩不同,《豬玀之王》一開場就是男主角對女友拳打腳踢,到了《偽善者》就更誇張了,男主角的女兒在家不斷被父親毆打和辱罵,而她以為的教會救世主則進一步把她推入火坑,逼她賣淫。同樣的,在《起源:首爾車站》的女主角也有類似遭遇,她先是遇人不淑,男友只會吃軟飯,還想幫她拉皮條,接著揭露原來扮演沿路辛苦找她的並不是父親,而是只想再把她拉入火坑的妓院老闆。除了《屍速列車》外,延尚昊的女性角色全都悲慘無比。身為韓國女人真的這麼慘嗎?

▲《起源:首爾車站》裡不斷被迫奔逃的女主角。(圖/翻攝自YouTube)

延尚昊說,『其實韓國仍是個以男性為中心的父權國家,因此女性經常處於這種被剝削的狀況。我只是看到這種現象,忠實呈現罷了。』

沒有粉飾太平,不會假裝有救世主,韓國社會不但沒有公平正義,還權力分配不均,而且情況還越來越糟,這就是延尚昊眼中的韓國,他也向來毫不畏懼地勇於批判,站在威權和政府的對立面。他只是詫異,『為何我沒上政府的黑名單啦。』

●何瑞珠:
資深媒體記者、影評人,曾任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現任中天國際中心召集人,常在《壹周刊》、《自由時報》、《中國時報》等媒體寫影評,以一針見血及犀利言論深受網友喜愛,並連續4屆擔任金蝦獎評審。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