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5日 16:00

陳樂融/「我不是潘金蓮」:從裡到外都非花拳繡腿

文/陳樂融

馮小剛欠金馬獎一句道歉,但他確實有才華、有想法、也有執行力。如果新聞說最佳導演獎項,最後是「我不是潘金蓮」與趙德胤「再見瓦城」PK,我若是評審也可能投他一票。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圖/金馬影展提供)

單單一個圓形構圖已夠驚人,令人想起中式的蘇州庭園窗格、團扇,也像西式的萬花筒和望遠鏡。畫面小,人物細節看不清,又多半採中遠景,的確需要更聚精會神,一探究竟。尤其,觀眾越看越會自覺,像所有路人一般,從望眼鏡偷窺「李雪蓮」這性格剛烈又惹非議的女子。

當慢慢適應各種線條都在圓形中打轉(許多空景鏡頭真是古典啊),一到帝都,又轉換成方形——原來,馮小剛還有這樣的對比啊——鄉下天圓,城市地方;鄉下一切都在打轉與和稀泥,到了北京卻條條框框,充滿尖銳直角。

單單美學上的選擇,要說服投資人和主創團隊已屬不易,「我不是潘金蓮」的故事絲毫沒被形式給比下去,絕非花拳繡腿之作。沒看過劉震雲原著小說,不知改編功力如何,但拜讀他的中篇小說選《溫故一九四二》早佩服他的功底。


▲《我不是潘金蓮》由馮小剛導演執導。(圖/金馬影展提供)

純以電影看,劇本真傑出,襯著中國大陸特殊的政治體制為背景,有這麼多台灣觀眾頗感陌生的語彙(包括口語形式及意識形態),仍可一路酣暢又揪心,不時爆出笑聲,足見成功。

你說女主角很拗、很死腦筋,但編導讓我們一步步得悉幾層原因(為何她如此計較);你說官僚顢頇,編劇卻遊走於個別人物的偷懶或誤判,不涉及任何黨國制度面腐敗;擦邊球打得小心,我也佩服大陸影人敢做此類嘗試。

畢竟,這部片可不是發生在民國時期,所有地方到中央領導,從法院、公安到首長,可是中國當今治下,沒有國民黨可賴了。

不是很能看清演員表情,但每個角色的活靈活現躍然銀幕上。每個人的進退都有跡可循,就算丑角壞人,也丑得壞得自在得理,與觀眾毫無隔閡。畢竟,都被中華文化醬缸浸泡出來的根性,說到底,兩岸並無太大差異。


▲馮小剛拿下第53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圖/記者周宸亘攝)
●陳樂融
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