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18日 14:40

陳樂融/《再見,可愛陌生人》:台灣農業亡命之徒的哀歌

文/陳樂融

2017年3月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選片。紀錄片「再見,可愛陌生人」為2014金穗獎紀錄片優等獎「可愛陌生人」續集,新移民越南裔女導演阮金虹,追訪合法入境但從原雇主潛逃的移工,儘管掩去車牌,但很多人直面入鏡。

除了工廠因台灣經濟不振開工不足,讓有高額超收仲介費負債的簽約移工,來台後每月賺不到一萬元新台幣不得不冒險逃走,還包括台灣無數中小企業老闆的待人苛刻,成為造成全台約五萬人亡命山林和平地農村的最後一根稻草。

比如交了電費,煮飯中午要回去吃,發現老闆娘卻把電拔掉。要工人加洗廁所和打掃辦公室,徒手伸進馬桶洗刷,每月卻只多給兩百元新台幣。

給予非法移工的勞動和生活條件,理論上會更差,因為勞方根本無談判籌碼。但片中有受訪者說,逃出來後除了賺得較多,生活也較輕鬆,少了不人性的管理。

看見聽聞這種事,都覺得台灣不美麗的風景真多。貌似純樸、踏實的人民,面對可以欺負的遠為弱勢者卻心硬手辣。

但也有移工說:「台灣人對我們好的比越南多,台灣十個人中就有五六個好,在越南十個有九個壞。你賺得比他多、賺得比他少,都會被討厭。」

貧賤生活百事哀,不美麗的風景,在許多掙扎於低度生存線的國家都很多吧。

主角之一阿富後來遭遣返,導演回去越南拍他的近況。他感念抓他的警察幫他買拖鞋、帶他看病都自掏腰包,在機場還抱抱他,鼓勵他回去好好做事,別再來台灣這麼辛苦。

在台思念親人苦,但多少能苦中作樂,因心有期盼。回家後有天倫時光,但連續失業和即便找到後辛苦工作的情況,卻讓阿富臉上出現一種更長期的無奈。

●陳樂融
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