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02日 22:03

看到睡著、醒來還是好看的電影一定非常棒!

作者 / 名人的電影二三事

作為台灣影迷,每年的最大盛事非金馬國際影展莫屬,精選百餘部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在兩週內緊湊放映,有些片子甚至是「一期一會」的相遇──這輩子大概很難再看到第二次。2010年開始,增辦有小金馬之稱的「金馬奇幻影展」,內容從奇幻出發,包括科幻、恐怖、幻想、歌舞……等類型電影,也有K歌場、狂歡場等更活潑的觀影方式,來跟金馬影展作區隔。

身為影展節目部總監的陳曉珮,每年為了選片跑遍世界各大影展,她是怎麼觀看電影的呢?

▲影展節目部總監的陳曉珮。(圖/陳宥中攝影)
 

Q:可否簡單介紹你在影展負責的工作?

我目前擔任金馬影展部的總監,金馬有分很多不同的部門,像競賽部門就是負責金馬獎的競賽和頒獎典禮,影展部則負責整個國際影展節目,包括選片、策畫各種單元,邀請影人等等。

我們選片團隊每年會去鹿特丹、柏林、坎城等影展選片,除此之外,我們會跟一些國外片商要sceener(試看片),一整年必須大量看片,然後從中挑選適合影展的,或看看有什麼好的、新的東西可以介紹給觀眾,再系統性地規畫成單元,安排在節目裡。像我們現在(三月)都還在前期選片,到了六七月,我們就會開始陸續選片,然後安排影展手冊的內容規劃。

Q:請談談你跟電影的第一次接觸。

看到這問題我想很久,只記得很小的時候,爸媽帶我去看什麼國父傳吧(笑),因為我爸是軍人,對這種題材很有興趣,印象中在一個黑黑的地方,很大的銀幕,但我其實完全不知道在演什麼,只是有個這樣的印象。

Q:小時候很常看電影嗎?

小時候看了滿多的,因為我爸滿喜歡看電影,尤其是動作片之類,我記得媽媽帶我看《魯冰花》,爸爸會帶我跟哥哥去看成龍的電影,還有《好小子》、《七匹狼》,這些都是去戲院看的。

以前VHS時代,我們家會租錄影帶來看,常租恐怖片,像佛萊迪猛鬼系列,我想跟著看,他們就覺得我太小,會在恐怖的地方遮住我的眼睛,只能從縫隙去偷看。

我哥哥也很愛看恐怖片,那時候還是小學生,每次都愛看又很害怕,記得看《異靈七殺》,鬼娃恰吉系列的第二集,裡面各種殺人法真的超可怕的,那時看完我心裡覺得好恐怖喔跑去睡覺,我哥就突然打開房門丟一個娃娃進來(笑),後來又跟著看了《月光光心慌慌》、《十三號星期五》。所以跟著哥哥和家人,看了滿多電影,也導致我後來超愛看恐怖片(笑)。

Q:你是什麼時候接觸到所謂的「藝術電影」呢?

應該是高中的時候。其實也是受到哥哥的影響,他那時已經上大學了,放假回家就會跟我聊看到什麼很厲害的電影,像《醫院風雲》這種,讓我很嚮往,可是在台中不太能看到這類電影。

那時「絕色影展」有到台中舉辦,我就拉同學一起去,這應該算是第一次看影展片,我忘記在台中火車站附近的哪個戲院,但片子不多,只有六七部,我就隨便挑一部覺得有趣的,因為平常都沒有看過,那時也不懂,只能憑著劇照或故事來挑。我記得看了《驚異狂想曲》,出來覺得「好像很好看但看不太懂在幹嘛」(笑)。

以前還有春暉電影台,大概1997、98年的時候,當時很興盛,我在春暉電影台看了很多東西,好像週末晚上有個「影癡俱樂部」系列,易智言導演會在節目上做導讀,每月都有不同的主題導演,像路易‧馬盧、艾騰‧伊格言……等等。節目大概是午夜開始播,有些又是限制級的,半夜我偷偷在那邊看,爸媽起來上廁所看到我一個人在客廳,又是看一些十八禁的畫面……令我很緊張(笑)。

那時很多電影,其實自己都不是看得很懂,但就覺得很有趣吧,包含電影的內容,整個表現方式,都是以前看商業片不曾接觸過的,所以對電影一直很嚮往,再加上哥哥又會講很多,像他剛看到彼得‧格林那威的時候,有種走進大觀園的感覺,他就會很想跟我分享。


▲彼得‧格林那威作品:《十日性愛死》。(圖/friDay影音提供)

Q:最難忘的觀影經驗?

大學的時候絕色影城放映《醫院風雲I+II》的跨夜場,我從來沒有在大銀幕看過這部片,就跟同學跑去看,第一次經歷從半夜看電影到天亮的活動,看到第二部的時候我都在睡覺(笑),我記得這是絕色影城剛開幕的一個活動,還有附送早餐,但真的快累死了,根本不知道第二部在演什麼,從戲院出來是天亮時分,很像吸血鬼突然看到陽光的感覺(笑),我們就像鬼一樣飄回學校宿舍。

Q:所以當時就有跨夜場這種活動?

對,我也參加過國外的跨夜場活動,我那時去捷克玩,他們的戲院平常也有一些特別企劃,跨夜馬拉松放了四部片,但中間有些真的有點無聊。所以後來金馬奇幻影展也有舉辦跨夜場,我想在戲院睡覺這種事,大家都越來越有經驗了。(笑)算是一種很不同的觀影經驗吧,因為你可能會恍惚或是睡著,醒來又繼續看,我覺得這已經進入一種神遊的狀態。

其實最辛苦的是工作人員。像奇幻影展放映《醫院風雲I+II》的跨夜場,因為是從國外來的三十五釐米拷貝,大概有二十幾捲,五十幾公斤,放映膠捲需要有工作人員在旁監督整個運行狀況,所以那時跨夜,大家精神很恍惚,又要一直盯著拷貝,中間還要一直換本啊幹嘛的,很怕出事(笑),大家必須互相扶持,看有沒有人打瞌睡。奇幻影展還有一次提供了宵夜、咖啡給觀眾,我覺得我們人很好(笑),觀眾現在也越來越專業了,還會準備小枕頭、小棉被,想說睡著就算了,我們還會特別去計算片長,讓觀眾睡醒演完剛好有捷運可以搭。

Q:最難忘的影展工作經驗?

這真的是太多了……譬如影人就是最容易出事的(笑),像我第一年(2006)在金馬做節目,開幕片是《巴黎我愛你》,那時除了邀導演也邀演員,本來邀了一組人,演員取消,換了另一組人,對方又不行,最後終於敲到一個女演員,在我們影展進入熬夜通宵的開展階段時,她突然說她身體不舒服無法來台,上飛機的前一刻取消行程。每次這種都是最讓人心臟病發的。

像之前貝拉塔爾也是,他答應要來,那時已經九月中了,影展十月開展,我們想說他難得能來,要幫他做一個專題,緊急去連絡世界各地的片商,調度他以前片子的拷貝,連絡妥當也放進節目手冊了,但因為他有背痛的毛病,醫生說他不適合長途旅行,於是他只好取消這個行程。

一開始做影展,面對這種事都會覺得心臟承受不了,但後來也漸漸習慣了。

Q:從事影展多年,有沒有邀到哪位影人是你心目中的夢幻之選?

伊莎貝雨蓓吧,當年在做的時候覺得「哇,怎麼可以邀得到」,她居然願意來。她是一個很真性情的人,性子很急,行動很快,你會覺得她好像都衝來衝去,可能她走路走一走,看到喜歡的衣服,會突然衝進店裡,然後就很快地提著兩袋衣服出來……其實跟她的銀幕形象有某些部分是重疊的,可能有點沒辦法掌握她的行蹤,但她其實也不會出什麼亂,還是很配合整個影展活動。

其實來台灣的影人,都很願意去親近觀眾,對工作人員也很隨和,尤其像這種歐洲女演員,她們就是自己一個人來,也沒有太多的要求,滿隨興的。


▲伊莎貝雨蓓作品:《記憶乍響》。(圖/friDay影音提供)

Q:參與影展舉辦這麼多年,有什麼印象深刻的觀眾反應?

剛開始做影展,做外場,有觀眾看到臉色慘白跑出來,我真的很怕他吐在戲院地毯上(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畫面讓大家不舒服。像播放《殺手阿一》時,裡面有些對於身體的虐待,讓人看的時候心頭一驚,看到一半有觀眾跑出來吐……有時候是直接感官的刺激,之前有放一部法國片《極限:殘殺煉獄》,裡面有剝皮等橋段,那時候我是廳內的工讀生,很多觀眾一直走掉,或是在很噁心的橋段大家會一起發出忍受不住的驚呼聲。

其實觀眾真的是百百種,比如放一些限制級、有大量性愛場面的那種片,會有一些道德魔人寫信來投訴你們怎麼可以放這種傷風敗俗的片。


▲《殺手阿一》導演三池崇史作品:《要聽神明的話》。(圖/friDay影音提供)

Q:跑遍各大影展,有沒有特別的觀影經驗?

比較特別的經驗是在坎城,看《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那天我看的場次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片,不抱任何預期去看,卻單純被整個敘事、氛圍給吸引,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東西。我記得當時影廳裡非常冷,又累,很想睡又很想硬撐,反而是這樣子,看這部片更有感覺,因為它融合了各種神話、夢境……很多超現實的東西,你大概知道它要講些什麼,可是又不是那麼直接……你還在腦子裡轉,再加上整個觀影氣氛,你會覺得跟導演有一種心靈上的連結(笑)。是滿奇妙的經驗。

所以我們常被問說,選片時一天看五到七部電影,不會睡著嗎?當然一定會睡著,因為很累(笑),常常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又要看這麼多片,可是就算很好看的電影,也有可能會睡著,反而那種你覺得不是很好看的片,想閉目養神一下,反而越睡不著(笑),我們常會笑說,有部電影你看到睡著,醒來之後還是覺得很好看,那這部片子一定是好看的。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導演阿比查邦作品:《華麗之墓》(圖/friDay影音提供)

Q:出國時會去逛電影院嗎?

有機會就會,趁著影展空檔去晃晃。國外觀影習慣的確跟我們不太一樣,第一次去柏林影展,電影演到一半,拷貝出問題突然斷片了,那時我很緊張,想說原來這麼大的國際影展也會發生這種事,但當時大家都好整以暇,觀眾就很歡樂地在廳外吧檯喝酒聊天(歐洲電影院都會賣酒和零食),那種氣氛完全不一樣,他們很放鬆。

如果在台灣,觀眾可能開始客訴說這樣耽誤到我,排好的下一場要退票……等等,所以我還滿嚮往這部分的(笑)。規劃奇幻影展也是希望能營造出這種隨興的氣氛吧,我們參加國外影展幾乎都是自由入座,所以一開始奇幻影展也想要帶進這種隨興氛圍,不劃位直接入座,但後來大家都會提早一個小時來排隊……就覺得觀眾滿辛苦的,後來才調整作法,符合我們觀眾的習慣。

Q:從電影裡學到的一件事?

我覺得是對這個世界的理解跟包容。剛上大學,來到台北,只要有影展就看,不管是實驗影展還是紀錄片展,什麼都好吸引我,尤其是很多不同國家的電影,像紀錄片影展有很多戰爭主題、中東國家的片,或從女性影展、金馬影展看到很多性別相關的議題,那時候還有點民智未開,比方說男生想變性成女生,但變性之後又想跟女生在一起,很多性別的流動,我大概都是這段時期看到的。

一開始也有點不習慣,就是覺得很奇特吧,但那些電影是在告訴你,他們為什麼會是這樣子,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種樣貌的人,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在生活。這對我日後有一些影響,包容度變得很廣,我覺得大家應該多看一些這樣的電影,才能夠理解,這世界存在著很多跟你不一樣的人。尤其現在台灣社會整體氣氛,那種衝突可能讓你不理解、讓你害怕,但是透過電影,可以讓大家比較理解他們的世界,當你理解了,就能包容。或是像戰爭,很多都是不同的族群對立,可是你可以在電影裡看到很多人性的面向,有些甚至光怪陸離,你會了解真的有這樣的人或事正在發生。

Q:有什麼電影讓你看完非常震撼、帶來觀念的衝擊?

《發條橘子》,剛上大學,在學校的藝文中心看的。小時候的心靈比較脆弱,只覺得天啊,很不舒服,譬如片中主角侵入一對有錢夫婦家,所採取的那些暴力行為,還有後面的撐眼橋段……就是一種心靈的衝擊吧,加上它的音樂和視覺,你就覺得怎麼有如此詭異、恐怖,但又這麼吸引人的影像。

除了影像、美學上的衝擊之外,對於社會的批判、諷刺,以及所謂善與惡,會讓你回去又想了好幾天。它不是你以前看到的那種,絕對的好人或壞人,像以前我爸最愛問說,這部電影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後來你才發現,其實壞人的背後有他的一些動機,或是不得已的理由,沒有純粹的好或壞。

Q:對你人生有重大意義的一部電影?

庫斯杜力卡的《流浪者之歌》,在講一個吉普賽人的民族悲歌。我是在春暉電影台看的,算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部電影,當時只覺得片子怎麼這麼長,從沒看過這麼久的電影,可是即使片長這麼長,在這麼小的螢幕看,它都還是非常迷人,這部電影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面,讓我真的感受到「電影」的魔力,也讓我想要從事電影相關的工作。

這部電影述說的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但有些部分又像喜劇,那時也不知道何謂「魔幻寫實」,但就有一些很奇幻的畫面場景,也才了解原來可以有這樣的電影。後來只要覺得悲傷的時候,我就會想到這部片,還有它的音樂,算是情緒的出口吧。


▲導演庫斯杜力卡作品:《地下社會》。(圖/friDay影音提供)

Q:喜歡在家還是電影院看電影?

去電影院看電影才是王道(笑),在家看很容易被事情分心,在暗暗的空間裡專注於銀幕,那是很奇妙的體驗,你是全心全意地在看這部電影。當然有些片可以用小螢幕看,但接收到的影像或音樂跟大銀幕是完全不同的,有時候會覺得在戲院看的時候比較好看。

Q:上次進電影院是看什麼片?

《異星入境》,我覺得這部就是必須去電影院看的那種電影,因為它整個視覺呈現,只有在大銀幕才會有那種震撼。

Q:上一部看完想推薦給別人的電影?

應該就是《異星入境》。我覺得它是一個意想不到的故事,它要講的是關於人自身的情感,但用一個很科幻的方式去包裝,我看到後面才理解前面發生的事情是怎樣,讓我滿驚豔的。也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這位導演,從他之前的《烈火焚身》開始,他對於剪接、整個影像聲音的掌握都很好,會讓你視覺上很滿足,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會操控情緒的導演。金馬也有邀請過他來台灣,他現在已經是好萊塢當紅導演,應該沒辦法來了(笑)。

Q: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導演?

喜歡的實在太多了,像庫斯杜力卡,貝拉塔爾,托利斯馬基,奇士勞斯基……真的太多了。

Q:近期認為值得關注的新導演?

我近期滿喜歡的幾位中生代導演,但他們可能都比較冷門一點,像《愛侶》(Loving)的導演傑夫尼可斯,《第一夫人的秘密》的智利導演帕布羅拉瑞恩,我覺得我會喜歡的導演,都是一直在突破自己的導演,像帕布羅拉瑞恩的每部電影,你會看到他不管在內容或手法上,都不斷想要嘗試新東西,展現對於創作的野心和企圖心。這點還滿吸引我的。

華語片的話我覺得是畢贛,他的作品或說他的創作方式,的確跟很多導演不太一樣,滿值得期待的。


▲導演帕布羅拉瑞恩作品:《NO》、《贖罪俱樂部》。(圖/friDay影音提供)

Q:目前為止重複看最多次的電影?

《真善美》,其實我不是那種會一直反覆看同部電影的人,有些電影,我第一次看的經驗非常美好,就不會再看第二次了。《真善美》是因為小時候過年,三台都會播,然後我爸就一直要看,所以我每年都在看吧,看了非常多遍,後來金馬奇幻影展又做了這部片的K歌場,為了練習又看了非常多遍,所以應該就是《真善美》當之無愧(笑)。但它很好看,每次看都還是覺得很棒。

Q:哭得最慘的電影?

拉斯馮提爾的《在黑暗中漫舞》,碧玉在裡面飾演一位母親,因為兒子罹患一種家族遺傳性眼疾,於是她帶兒子從東歐偷渡去美國,希望讓他動手術。她去工廠工作存錢,但是因故被開除,她在美國的鄰居又把她的存款偷走了,碧玉去討錢的時候誤殺了鄰居,就被逮捕,被逮捕之後又被誣陷……。

那時跟同學在真善美戲院看,就覺得天啊這世界上怎麼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情,從中間發生一些悲劇時開始哭,女主角後來越來越慘,我真的哭到不能自己,那天忘記帶衛生紙,後來場燈一亮,我同學一轉過來就說:「妳發生什麼事了?」

Q:看完覺得「我到底看了什麼?」的瞎片?

不方便透露(笑)

金馬影展總監的五部荒島片單

Q:如果獨自被放逐到荒島,會選擇哪五部片隨行呢?

去到荒島一定要選一些比較輕鬆的片,不然帶那種《末日超脫》看完就會覺得可以自殺了……所以我都選一些很白爛的片子,因為我也愛看獨立喜劇。我口味冷僻的時候非常冷僻,通俗時又很通俗。(笑)

1.《搖滾教室》每次看都覺得好開心喔,所以每次在電視上看到都會停下來看完。

2.《王牌冤家》我的愛片,雖然有點悲傷,但適合轉換心情的時候。

3.《瘋狂麥斯:憤怒道》這是我前年的超級愛片,感官上的刺激,可以振奮一下。

4.《超級狐狸先生》魏斯安德森的一定要選一部。獨立喜劇到具有個人風格的導演,很喜歡。

5.《重慶森林》華語片一定要選一部(笑),在荒島應該會有想切換不同心情的時候。文青大家都愛王家衛,這部是我看的第一部王家衛作品,覺得怎麼如此浪漫感人~也是我個人情感比較特別的一部,有一些人生際遇的連結。

關鍵字: 影劇迷friDay影音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