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瑞珠.無處為家

看了紐約時報的報導後,在Vimeo上看了這部紀錄片《無處為家》,這部片去年曾在台灣的追尋圖博之歌影展中放映過,也在華語電影展暨論壇中在台灣各地巡演過,但我剛好都沒看到。既然都已經2016年了,你還需要為了看某部只在影展放映的電影,得排除萬難到某地看電影嗎?我沒那美國時間,也沒那麼勤勞。在電影院看電影的優點是,比較心無旁鶩,無奈有時間與空間的種種限制,還是網路看片最方便。除了高雄少數幾個影展的少數單元有雲端服務,台灣目前仍是個各地縣市政府,每個都卯起來辦影展,明明我們處在數位化更方便的時代?但卻沒有縣市政府

我們大多數人都沒去過伊拉克,但或多或少看過戰爭新聞,對於真正在戰場上的美國大兵和伊拉克老百姓,我們這些旁觀者本質上是無法得知他們真正的感受,如果砲彈不在你身邊爆炸,你能感知到死亡近在咫尺的恐懼嗎?但是大後方的人卻可藉由自己的猜測和想像以及生活中隨處得來的零碎且被支解重組過的伊拉克印象,在政客或民粹意識的操弄下,去決定前方是否該開戰以及戰事該如何打。小說的重點是戰場的大後方,一個不瞭解前線卻能決定戰事的場域。

『聽說政府列了一份文化藝術界黑名單,還多達九千多人,我竟然沒被列入,我真的好失望。』延尚昊說完,製片補充說,『聽說被列入的都是去年抗議政府處理世越號的人以及一些支持首爾市長的人,因為我們兩個那時都很忙,就沒去抗議,所以我們就沒被列入反政府黑名單。真的好失望。』

金馬入圍名單揭曉引發熱烈討論,不過有個單元全部從缺也沒人在乎,那就是「動畫長片」單元,難道中、港、台甚至全球華語區,都沒人在拍動畫長片嗎?從20年前意外落馬的《魔法阿嬤》(當年是得獎者從缺)到今天,華語動畫長片是有這麼落寞,就算被忽視也無人聞問嗎?

『費比西獎就是選一部最難看而且最看不懂的電影。』正在討論要挑金馬獎什麼片來看時,我同事突然這麼說。 『靠么,我就是今年費比西獎的評審。』除了我以外,還有三個來自國外的評審。但我們真的會選出一部看不懂的電影嗎?

我寫次貸風暴或歐債危機新聞時,花最多時間和精力的不是把義大利公債殖利率線圖搞對或美國聯準會鷹派和鴿派對利率的看法應該平衡報導,而是國際財經新聞到底得加多少特效、配樂和字卡,才不至於讓觀眾一看到開頭就想立刻轉台。但不管做多少效果,依舊沒人想弄懂美國次貸風暴的起因、風險和後果,不管耍甚麼花招,收視率依舊很低。

文林苑都更案僅王家一家就能引發多年爭議,最近還因為張景森的酸文再次成為焦點,文林苑只是台灣各式都更案的冰山一角,各地的都更爭議起因不同,但台灣所有的都更案全加起來,規模仍遠遠比不上山西大同的都市重建,因為這位耿市長在五年內一拆就是十萬戶,只因他想重建偉大文化古都的「大同」理想。《大同》記錄了整個都市重建的過程,也呈現了各方說法,以五年拆十萬戶的「神速」都更進展,拒拆戶自然不少,某拒拆戶把耿市長比做秦始皇,不管長城多宏偉,蓋長城的就是個暴君。

俗話說得好:「三思而後行。」徜若如此,就沒有《意外》這部電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