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燦得/《踏血尋梅》 不平庸的平庸

▲郭富城今年以《踏血尋梅》再度入圍金馬獎。(圖/金馬獎執委會)

文/蔡燦得

《踏血尋梅》對熱愛恐怖、殘殺片的我來說,相當驚悚。並非是因為電影中那些血腥的畫面,而是那看似永無止盡的窒息感。
像是搭乘直達目的地的長程飛機,當機艙的門關上後,如果沒意外,要再碰觸到外頭的世界,將會是至少十四個小時以上。
在這段時間,就只能在有限空間裡,看著擁擠的座艙、呼吸著乾燥的空氣、感受著愈來愈緊迫的壓力。
(當然,如果有意外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常常只要想到這些,就會有股衝動要取消班機。我完全可以體會在飛機上突然抓狂大叫:「放我出去!」的人,心中的感受。
對付這種窒息感,我用的方法是,告訴自己:「又不是要在這待一輩子。」,只要這麼想,心裡的恐懼就會好很多。
但,如果就是要待上一輩子呢?
《踏血尋梅》就是讓我有這種窒息感。

▲▼郭富城今年以《踏血尋梅》再度入圍金馬獎。(圖/傳影互動)

片名中的「梅」,是從東莞跟著家人到香港生活的少女王佳梅,她雖然是瘦,卻乾癟。個子比普通女生高些,但也沒到亮眼的地步。眼睛大大的挺有味道,但卻說不上漂亮。講著不標準的廣東話、沒錢打扮、氣質普通,不愛唸書也不擅長表現自己,但是她想要當模特兒。
這似乎就是她認為,唯一能讓她逃離平庸的最快方法。
可是,就算非專業的你和我,也可以毫無懸念的確定,麻雀變鳳凰的那種故事不會發生在她身上。
她像乘坐在名為平庸的飛機裡,持續著平庸的航程。看著貧窮的環境、呼吸著社會最底層的空氣、感受著愈來愈窒息的絕望,一輩子無法離開。
甚至在死去之後,還被以非常平庸的方式結案。
王佳梅,和嫌疑人丁子聰,彷彿無時無刻都在平庸的航程中吶喊著:「放我出去!」,可是從來都沒有人聽見。

本片類似這種窒息的氛圍,營造得相當成功,當王佳梅被掐住脖子的時候,你會真的很希望她趕快解脫,也好讓我們因為她的解脫而能解脫。
本片改編自真實的社會案件,像這樣的故事,就如劇中辦案的員警所說,早就見怪不怪了。但本片的演員非常出色,除了郭富城的細膩表現之外,飾演王佳梅的春夏,和飾演丁子聰的白只,把看似尋常的角色,用非常獨特的方式詮釋,又不會讓表演的痕跡,超越角色本身應該擁有的狀態,形成了演員極亮,但角色極平庸的完美效果。本片擁有著不平庸的平庸,是難得一見的好作品。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關鍵字: 蔡燦得踏血尋梅郭富城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