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名模大間諜》的蠢與賤

文/Jo-Jo

世間的喜劇電影通常是建立在悲劇之上,自己的,或是別人的。而訴求刺激直覺感官的搞笑電影則是在這個悲劇上添加更多的自嘲、挖苦及歧視。換言之,任何一部喜劇電影其實就是一部用嘲弄的眼神觀看的人類悲劇;而任何一部搞笑電影,必定夾雜了對人類悲劇的挖苦及歧視。

想看更多高雄電影節新聞?請點我!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名模大間諜》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最諷刺的是,越讓觀眾笑中帶淚的喜劇,講述的必定是人類無與倫比的大悲哀;越讓觀眾捧腹大笑的搞笑電影,則是夾帶了更多、更濃、更重的歧視角度。從港式搞笑電影、歐洲喜劇、好萊塢喜劇電影、甚至到日本的搞笑藝人表演,帶給觀眾無盡歡笑,也低訴人類無盡的悲哀。

班史提勒就如周星馳一般,慣常在電影裡將某些特別強勢或特別弱勢族群刻板化,再利用這些刻板化形象設計出格格不入與這世間的言行舉止標準,再透過主角身在該族群中、卻又覺醒於此族群外的特殊地位,引發一連串挖苦自嘲或揶揄歧視的笑點。如果族群鎖定在升斗小民,則必然會出現其極端相反的高貴族群做對照諷刺,2001年出品的《名模大間諜》就是極佳範例。

《名模大間諜》極盡所能的諷刺時尚界的無腦浮華,讓身處時尚男模界頂峰的男主角既挖苦時尚同儕間的傲慢無知,同時也處處顯現自我嘲弄的自婊,經由時尚界上流邪惡組織可怕的暗殺陰謀,對比盡遭剝削的馬來西亞被恐怖奴役的下等勞工階層。男主角似乎自我追尋的覺醒過程使他在片末成了拯救世界危機的蓋世英雄,但本質上在結尾之際也必定安排男主角仍狗改不了吃屎的歧視意味濃厚結尾。因為搞笑電影的精隨可不是在人歷經千辛萬苦的自我成長,而是在人經歷千辛萬苦的自我成長終究還是一場夢的悲劇繼續受到嘲弄與歧視。

▲《名模大間諜》劇照(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所以,觀賞《名模大間諜》時,請忘卻角色是如何的刻板及浮面;請忘卻處處出現歧視與嘲弄是如何的低級;也請忘卻對男女性別角色描寫是如何的膚淺。因為這些都只不過為了體現搞笑點影的本質而已。不低級、不嘲諷、不膚淺,就難以構築出一部搞笑電影,也難以勾勒出觀眾在歧視的劇情裡獲得救贖的悲劇本質啊。

而《名模大間諜》搞笑電影最大的悲劇還不只在內容上的悲哀情懷,2001年出品的視點是放在承接大量時尚品加工業務的亞洲地區,但2015年問世的服飾產業殘酷實況的紀錄片《The true cost》則是告訴觀眾,經過了15年,人類互相欺壓的階級鬥爭並未停歇,只是從亞洲地區轉到了非洲、南美洲、甚至亞洲更落後、更貧窮的地區,而原本是高級時尚服飾更擴大遍及到平價流行服飾,人類互相壓榨、互相歧視的惡行蔓延的層級更多,擴及的範圍更大。

更諷刺的是,2016年即將推出《名模大間諜》續集電影!再度即將體現人類悲劇的更高級。

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