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區玄彬/越殘酷越溫柔--寫於《捉妖記》首日

▲《捉妖記》已在大陸上映。(圖/安樂)

文/朝陽區玄彬

做了電影宣傳多年,不知道哪一年開始,似乎是《靈異第六感》開始,“好雷”“負雷”、“有雷”似乎就是一個極度禁忌,或說不可以劇透,在大陸的宣傳尤其流行這個觀念,從劇情到造型到人物關係,幾乎都是“佛說不可說”。原用意是保持電影幻覺,造成觀眾期待。但是矯枉過正之後,許多電影根本甚麼都不漏,或者是藏得很深的秘密,最後變成電影的某個大缺點。

後來我經常和同業討論劇透這個問題時,抱持這個觀點:“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你知道嗎?觀眾還看不看,好的改編或演出,願不願意看?也就是說,例如《靈異第六感》這種有強烈反轉的電影之外,很多影片不但該爆雷,也應該自然接受這些雷的出現。《捉妖記》就是這樣。

《捉妖記》在台灣上映還未排定,先介紹背景,這是曾經投資《臥虎藏龍》、《霍元甲》等電影的江志強投資的一部新的大製作影片,透過聊齋故事改編,好萊塢歸來華人導演許誠毅執導,將人與動畫結合,製作而成的一部電影。中間因為換角波折,讓整體成本攀升。也成為江志強公司投資最大,也風險最高的一部電影。今日在大陸上映,截至中午,票房已經破億,今日票房上看2億元人民幣。

電影的人類主角是井柏然、白百何,但真實的主角,是妖怪世界的妖,尤其是小妖王胡巴,透過曾經參與《史瑞克》的導演許誠毅,胡巴成為最重要的賣點,我也認為已經可以名列華語影史最重要的動畫人物,不誇張。請看一下日前他們發布的預告片:

《捉妖記》正式預告。(影/取自優酷)

不確定各位看過預告反應如何,個人在看完之後,已經猜到故事走向與發展,並且在首映那天印證了自己的猜測。這是安樂第一次完整的將胡巴在劇情中的“萌態”呈現,其中幾個“打麻將”或欺負姚晨的段落,是部分重要喜劇橋段。當初在觀看預告片時,職業神經一緊,心想“這些段落都爆出來了,到時候觀眾還有興趣看嗎”?最後事實證明,我知道了劇情,看過了幾個重要片段,但無損我對電影的喜歡與觀影樂趣,而且,比那多得更多。剛剛寫稿前,又看了兩次這支預告,還是在幾個段落發笑,且還想著要再看一次前後段落累積創造的喜劇或感動效果。



 ▲《捉妖記》可愛主角胡巴很快擄獲影迷的心。(圖/安樂)

這種《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的不怕劇透,其實來自於精準的角色設計,以及精彩的劇情推演。胡巴是新生兒,一舉一動可以讓人直覺將他當成人類兩歲小孩,平面上長相不見得能夠獲得共鳴,但當他在銀幕上透過肢體與聲音表達喜怒哀樂時,一種神奇的投射,成功的建立起來。我看的那場,有許多小孩,整個劇情的高潮迭起,身邊的笑聲與尖叫聲宛如孩子們走進兒童樂園。其中一家人與我是好友,散場後用餐時,他們的孩子,童言童語的告訴我:“胡巴喜歡吃水果,不吃肉”然後大口大口的自己把的飯吃完。因為他們認同胡巴是自己的朋友,是同類。

大人世界可能不那麼簡單,也沒那麼容易同理投射,但電影裏頭埋了一個殘酷,但帶戲劇淨化作用的故事線,能讓成年人認同,片中井柏然飾演的宋天蔭,對父親最後的印象,是父親離開時殘酷的“我不要你了”對話。直到他自己當了胡巴的爹,分手那日,他才能夠理解自己的父親。也透過胡巴身分的轉換,讓這份殘酷,多了些溫暖。

這部電影值得作為第一則的原因,除了我個人感性上的喜愛。理性上,這部電影,若能在票房與口碑上獲致成功,會讓浮躁的大陸電影市場,有一個新的啟示,“大型投資、專注於類型的徹底執行、關照劇本的環環相扣與人物的塑造,不躁進的將電影項目做得兼具品質與賣點”是可以成功的。

或用更簡單一點的話說,《捉妖記》證實下苦功還是有機會獲得市場青睞,同時更會讓觀眾尊敬。

●朝陽區玄彬
住大陸,做電影,家在台灣。減肥中。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關鍵字: 朝陽區玄彬捉妖記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