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關節/《腦筋急轉彎》五個拍給大人看的理由

▲《腦筋急轉彎》。(圖/博偉)

文/膝關節


皮克斯年度大作《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期待了五年多總算登場,既然導演Pete Docter之前兩部作品:《怪獸電力公司》與《天外奇蹟》都這麼達到高標水準,第三部作品《腦筋急轉彎》當年聽到構想時就覺得挺興奮,但到底要怎拍出來呢?就相當考驗身兼編導Pete Docter的創意了。

首先,這回中文片名不好翻,《腦筋急轉彎》是一個大家聽起來都懂的一句話,我們的情緒確實可能一瞬間急轉直下,換個角度截然不同,跟片中設定大腦裏五個情緒操控員息息相關。

1:到底Inside什麼Out?

最早聽到的版本,Pete Docter認為青少年時期的孩子為何容易生氣?容易害怕?容易憤世嫉俗?當然大家都知道這個創作根據他小孩而來。他對劇本寫下最合理的解釋是:小孩大腦裡面關於『快樂』這個元素『離家出走』了,所以小孩不容易快樂。後來為了把故事編得合理,變成了代表快樂的『樂樂』與代表憂鬱的『憂憂』因為大腦控制室的意外,導致他們離開大腦,這五個情緒控制員必須相互依賴藉此平衡性格。這個大腦指得就是片名裡的Inside,樂樂與憂憂因為出走,所以變成了out,於是小孩的情緒完全失控,無法穩定地表現出她該有的樣子。



2:什麼是『個性』?

故事裡的小女主角『萊利』有著『搞笑島』、『冰球島』、『誠實島』、『友誼島』『親情島』。光這一點就把『個性』解釋地相當言簡意賅。我們習慣用星座、血型去分析一個人應有的基本行為邏輯。但《腦》用了更精準的設定。一個人的個性需要這些『島』,成為核心情感重要依靠。

沒有島,沒有個性,沒有通道,沒有牽連,沒有羈絆,這人就成了無感的冷血動物。這社會就是會有4%的人毫無良知,也就是天生或是後天成了一座孤島。

『搞笑島』:調皮是一種天性。片中萊利家人,會扮成猴子鬼臉,成為她與父母親之間的一個行動代號。建立孩子最簡單的快樂。如同我們小時候跟嬰兒玩『你看不見我』這個遊戲玩好久一樣的道理。

『冰球島』:片中萊利喜歡打冰上曲棍球,這個島代表一個人喜歡做的事情,如果完全沒有喜歡做的事情,代表對生命/生活失去熱情。小孩不想玩,是天大的問題。小孩的基礎想像力都是從『玩樂遊戲』中建立輪廓,冰球島的崩壞讓萊利失去當個小孩的樂趣。

『誠實島』:代表基本『道德觀』。人最初的道德關卡就是『誠實』,當然誠實不一定是完美的,但是對小孩來說,誠實是最初的美德。一旦放棄了誠實,等於拋棄純善,開始羅織謊言雖然並非絕對『劣行』,而是開啓另一道名為『罪惡感』的大門。

『友誼島』:人必須與這個世界有所連結,友情是僅次於親情的最大助力(在萊利這個年紀的情感藍圖狀態時還不會有愛情)。有好友,能幫助你調整的負面情緒,缺乏同儕關愛,小孩會覺得落寞。

『親情島』:是一個人個性最深厚、最核心的性格中心。什麼樣的家庭,就能孕育什麼樣的小孩。這個設定告訴家長,家庭教育有多重要,這個關卡甚至是一個人面對所有困難時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失去這個防線,家庭親友無法理解,一個人的困頓就徹底無處可去。



3:為什麼要有5個?

本來編導還設計了驕傲等情緒管理員,為了能在102分鐘內解釋大腦運作,必須降低角色成員,所以最後選擇5位核心成員。此外,同時對照了個性中的5座島,這也為了片長考量無法再多設計幾座島。但已經傳達出個性的建立到崩壞,你要建立一個人樂觀積極等性格需要花多久的時間,但要摧毀它,只需短短時間。

皮克斯連這個都做出來,真的很厲害。5個成員與5個島可以讓觀眾由淺入深理解大腦運作,避免講太少有點意猶未盡之感。更何況他連淺意識與抽象概念等都略談一二。

4:為什麼要有憂憂?

這是故事的起點:樂樂老是覺得為何要有一個悲傷的憂憂。她好像只會搞砸事情呀,她好麻煩喔,把一個小孩弄不快樂,當然是很糟糕的行為。所以甚至還叫她待在一個圈圈裡就好。就像我們許多家長會限制小孩,結果會造成什麼後果?你看片就知道了。搞得憂憂沒有存在感與生命參與感,當然就失控了。

根據原作設計,樂樂根據星星外形設計而來,所以她身上還會發著光。

憂憂是根據淚水外形設計,所以比較胖胖,整個人既然都是憂鬱了,當然用象徵憂鬱的Blue當全身塗料。

怒怒是一個會冒火的四角紅磚塊,紅色既有熱情大方冒險的暗示,也有抒發意志的設定,怒怒沒得妥協,所以方方角角。

厭厭則是根據綠花椰菜外形設計而來,象徵小孩對於蔬菜的普遍恐懼(片中綠花椰菜出現多次,但導演表示他很愛吃綠花椰)。

至於驚驚則根據人體神經當靈感,所以讓他纖細,略帶毛邊。

每個情緒都有著正反解釋:樂樂正面當然就是快樂,反面呢?強顏歡笑。這絕對不是好的。憂憂被設計來憂鬱,但另一層意思則是帶有幾分冷靜思考、理性判斷。樂樂最後才明白了憂憂必須與她和平共處,一個記憶有可能存在快樂與憂傷,理解憂傷,就是理解成長的必然過程。強顏歡笑的快樂不會是永遠的,反而染上憂鬱的感性,才會成為永久保存的核心記憶。

憂憂的反面不一定就是不快樂的,其實人大部分都是不快樂的,不快樂也不見得是可怕的事,沒有特別值得興奮的事情,還要裝快樂,不是很虛偽的行為嗎?憂憂甚至是保護我們提早做好準備,提早想好配套,因為理性判斷本來就會驅使人要想多一點。所以想太多又得憂鬱症,這角色真是不討喜。

怒怒雖然是要生氣,但他同時也保護了人們避免過於隱藏情緒而生病。必要的生氣都是良好溝通,一輩子從來沒吵過架的情侶夫妻,往往藏了太多不願意講的,導致于吵一次就永遠破局。怒怒這個角色非常重要,能收能放,都看這個角色的活躍程度。男人們總是容易情緒失控,瞧瞧萊利父親的主控就是怒怒當長官。

厭厭雖然老表現出『我最懂』的模樣,但她確實成功扮演每個人面對不舒服環境時的基本武裝,憤世忌俗需要技巧,人也需要偶爾幾分輕蔑裝Bitch維持尊嚴。驚驚雖然容易大驚小怪,害怕東擔心西,但卻也能幫助我們避免發生意外災難,避免我們老覺得自己藝高人膽大,過於自信導致犯下無法彌補的錯誤。

人的情緒有時就在這些角色正反之間得到平衡,為了保護大腦這個主人,喜怒哀樂厭這些角色各司其職。《腦》片當中甚至還提到了這些角色如何保護主人,以及讓主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原因。當代人的文明病都可從其中得到幾分解釋。如同憂鬱症怎麼解釋,憂鬱症能否治癒?為何會做噩夢,做噩夢是否還有別的意涵?

還有,片中提到記憶模糊時,就會被拋棄銷毀。有些事情你就再也記不起來了,若把這個設計與阿茲海默症牽在一起,當成大腦不小心把太多珍貴的記憶丟掉,變成了無法彌補的情感斷裂。這都是很成功的情感擬人化設計。



5:為何要有Bing Bong?

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如果說了三次你還是往下看,那就當成你喜歡爆雷也無所謂,或是你看過故事了。

《腦筋急轉彎》這故事的高明之處在於設計了Bing Bong這個角色。

這個角色的存在才是證明這片是拍給大人看的原因。Bing Bong發音簡單,如同我們念爸爸媽媽一樣容易。Bing Bong是片中萊利幼時的幻想玩伴,小孩總是會跟看不見的朋友說話(不是鬼),他們容易與幻想的角色當朋友玩家家酒。不是嗎?就算沒有想像的朋友,那麼至少你會對某個童年時的玩具、絨毛玩具、各種用品取名字。

這些都是Bing Bong,Bing Bong等於童年,童年的消逝對於成人來說有著無法言喻的哀傷。人到底是從哪一刻成為了大人呢?什麼時候我們就拋棄了孩提時期地的想像?何時決定了說再見?於是有些大人因為生兒育女(或是養寵物),重新體驗了童年生活之感,故事裡的Bing Bong成為了英雄電影裡的某個Die like a hero的角色,這讓我們感動,雖然老梗,你都懂,但就是還是會被觸動。

看了上面五點,證明《腦筋急轉彎》與其他好萊塢那些看熱鬧的動畫格局天差地遠,當然小孩還是可以看得開心,也會感染到幾中幾分感性訴求。如小女孩離家出走後與家人重新擁抱,但要他們理解Bing Bong的消失這種感性情節倒就為難了他們。

也希望這五點能讓大人們找到自己的體會共鳴,小孩也可能看完這片就更懂事(有這種可能嗎?)

●膝關節:

資深記者、影評人。曾任自由時報記者,採訪過各大國際影展。現任影城工作,在各媒體發表影評及樂評,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與《大人的戀愛》。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關鍵字: 膝關節腦筋急轉彎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