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翔文/《破風》:華麗的自我挑戰

▲▼《破風》。(圖/華映)

文/塗翔文

同樣是林超賢的作品,看完《破風》,很難不拿它跟《激戰》做類比。《激戰》透過一對師徒的練拳挑戰,各自呈現不同狀態的生命歷練與自我突破;《破風》則是透過自行車比賽的層層關卡,開展出三男一女、四個運動員的心路歷程。從人物結構到運動本身的特質差異,《破風》看得出林超賢希望更上一層樓的野心,卻也因為整個格局複雜化的難度提高,暴露出影片的問題所在。

大部份的運動勵志電影,要嘛強調運動員孤獨面對自己的身心壓力,或者強調團隊運動中的群體精神。《破風》選擇單車比賽作為題目,它介在個人與團體競賽之間的擺盪位置,其實亦影響了影片的創作中心。《破風》既要處理每個角色自己內在的性格矛盾,又得兼顧幾個角色之間的互相角力、面對自我實踐與友情義理之間的掙扎衝突,層層疊疊,整個故事必須交代說明的人物與情感網絡,自然就複雜了起來,困難度也因此加乘,有那麼一點作繭自縛的味道。



在電影裡,彭于晏、崔始源與竇驍是不同性格,狀態也不一樣的車手,他們先在同一個隊伍裡,有衝線手與破風手的既合作又蠢蠢欲動想要出頭的兩難;然後又因故各自拆開進入不同隊伍,變成更明顯的競爭關係。中間還夾了個王珞丹的角色,象徵著運動員那種挫折後重新起身的執拗,也增加了三角戀的感情線。於是乎,《破風》光要交代這些人物之間分分合合的過程,比賽來來去去的時間變化,加上每個人自己的背景難題,以及偶爾不得不舒緩情緒的插科打諢,幾乎全片在情節的推進上都只能蜻蜓點水、迅速前進,無力深刻描寫。又因應於比賽而不停在各大城市間取景的跳躍穿梭,其實就整體敘事上來說,是明顯有些紊亂的。

所以在《破風》裡,我們看得出每個角色的問題,想像得到每組人物關係間的起伏糾纏,卻總像缺少足夠情緒蘊釀過後的衝突或和解。無論愛情戲或者兄弟之情的處理,都看不到像《激戰》裡單純處理張家輝、彭于晏師徒,以及張家輝和小女孩李馨巧兩條感情線的層次舖排。



《破風》是個華麗的挑戰,無論對林超賢或是演員而言皆然。彭于晏耍帥、裝萌,似乎還是比情感失落的跌宕來得拿手;反而竇驍的唯唯諾諾和欠缺自信,展現了比較多的人性幽暗面。雖然在戲劇安排上因為複雜化而失去了深刻度,不過若定位在一部華麗熱鬧的暑假商業大片,片中大量的車賽戲,林超賢還是透過了遠近之間繁複的攝影機角度、運動,濃烈煽情的配樂,以及剪接節奏上的速度加持,為觀眾帶來建立出應有的刺激感,這畢竟還是他的強項,相較之下,確實未失水準。

●塗翔文

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電影工作者,並為〈聯合報〉、〈財訊〉、〈明周〉、〈ELLE〉等撰寫專欄。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金馬獎原著劇本獎。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關鍵字: 塗翔文破風彭于晏崔始源始源

我來說兩句